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在乾隆眼里,香妃是天外来客,是异域珍宝。她身上特有的香气,更是人间奇迹。     等到她站在自己的面前时,见惯了天下美色的皇帝,也禁不住怦然心动。她带着天山的秀色,带着异城的风情,亭亭玉立,似天山上盛开的雪莲,又如草原上怒放的野花,端庄高贵而又娇艳无华。从她身上飘来的阵阵香气,如平静海面上的涟漪,细碎而又柔和;又如辽阔草原上的牧歌,昂扬而又悠长。   香妃     那迷人的香味,扣动着心弦,击打着欲望,摇晃在人们的心田,吸引着人们的眼球。走近之时,便有一种香泽扑入鼻中,令人心醉;仔细端详,只觉得千娇百媚,难以言喻。等到香妃口称罪臣见驾,愿皇上圣寿无疆之时,那一片娇音,似黄莺百啭,嘤嘤成韵,如乳燕清音,呖呖可听。乾隆帝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美人,脑海里却在搜寻着形容她美丽的词句。     乾隆帝知道,对于美的标准各朝各代都不相同,汉代以瘦为美,唐代以丰满为美,因此有了“燕瘦环肥”的说法。尽管宋玉在《登徒子好色赋》中,勾画出一个理想中的美女形象:“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松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若含贝。”可没有一句点到了美人的香味,不免有点缺憾。眼前的美人,又该怎样形容呢?乾隆帝一时也找不着好词佳句,正自沉吟。     香妃见乾隆帝好久不语,忍不住抬头看了乾隆帝一眼,迅疾又低头不语。这无意的秋波一转,更是勾魂摄魄,把本就迷糊的乾隆帝弄得更是心猿意马。乾隆帝不由得对她心生十分怜爱,恨不能朝夕相伴,通宵歌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