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在摩德罗国有一个美丽的公主,她的名字叫莎维德丽。她因为从阎王那里求得了很大的恩典,获得了 “忠贞妇人” 的美名。    
   
    摩德罗的国王马主没有孩子。他很苦地修行,希望得到子嗣。他向梵天的妻子萨毗多莉女神祭供并祈祷,女神赐给他一个  
女儿,便是莎维德丽。这少女长得美丽而有风姿,像一个仙女一样。她的眼睛灼灼有光,像莲花瓣一样明丽;她像一个黄金的雕像一样;她十分标致而娴雅。 
  
    莎维德丽爱上了一个名叫萨谛梵的少年。萨谛梵虽然隐居在森林里的修道院里,但他是皇家出身的。他的父亲是一位有德行的国王,名叫耀军;他因为双目失明,被邻国的一个旧日仇人夺去了他的国土。这个失去王位的国王携带他的忠贞的妻子和独生儿子到山林中居住。这儿子渐渐地成长,成为一个英俊的少年。
    当莎维德丽把她恋爱的事告知她父亲的时候,坐在她父亲旁边的先知那罗陀说:“哎呀,公主选这位萨谛梵王子为丈夫,选错了!他很英俊,很勇敢,很诚实,很宽宏大量;他也很谦虚,很耐心,很友善,很正直;他具备一切德行。但是他有一个缺点,这是他惟一的缺点:他天生短命。从今天起一年后,他便要死去,这是上天规定的。一年后阎王要来接她回去。 ”     国王对他的女儿说:“啊,莎维德丽,你已听到那罗陀的话了,既然这样,你去选另一个人做你的丈夫吧,这个萨谛梵在世的日子是屈指可数的。 ”     那美丽的少女回答她的父王说:“骰子已经掷出去了,只能掷一次。一个父亲嫁一个女儿,只能嫁一次。一个女人只能说一次 ‘我是你的’。我已经选定了我的丈夫了,我只选一次,不能选第二次。不管萨谛梵是短命还是长命,我必须和他结婚。  ”     那罗陀说:“啊,国王,你的女儿意志坚决,她一定要走她所选择的道路,毫不动摇。既然如此,我赞成把莎维德丽嫁给萨谛梵。 ”     国王说:“那罗陀,既然你表示赞成,我就照你的意见做,因为你是我的师傅,我总是听你的话的。 ”     于是那罗陀说:“愿莎维德丽婚事顺遂!现在我要走了。祝你们大家幸福! ”     这以后,莎维德丽的父王马主到森林里去访问萨谛梵的盲目的父亲耀军,他女儿和他一同去。     耀军对马主说:“您为什么到这里来? ”     马主说:“贤明的国王,我来这里,是为了我的女儿莎维德丽。您收她做您的媳妇吧。 ”     耀军说:“我已经失去了我的王国,现在和我的妻子和儿子住在这森林里。我们过苦行者的生活,在这里修行。您的女儿过得惯森林里的艰苦生活吗? ”     马主说:“我的女儿很明白,世间的幸福和苦痛是来去无常的,没有哪一处是肯定有幸福的。因此请接受她做您的媳妇吧。 ”     于是耀军同意让他的儿子娶莎维德丽。萨谛梵很是高兴,因为他娶了一个才貌德行兼备的妻子。莎维德丽也很高兴,因为她得到了一个称她心意的郎君。她脱下了她的皇家衣服,取下了装饰品,穿上了树皮衣和红衫。     就这样,莎维德丽变成了一个隐居修道的妇人。她尊敬萨谛梵的父母亲,并使得她丈夫很欢喜,因为她言语温婉,手艺高妙,性情温顺,爱情真挚。她过苦行者的生活,律己很严。但是她从来没有忘记先知那罗陀的可怕的预言;她心中一直在暗自想着他的可悲的话,她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      最后,萨谛梵的死斯渐渐近了。当他只有四天可以活的时 候,莎维德丽发愿实行 “三夜斋”,三夜不睡也不吃。       盲目的耀军说:“啊,我的孩子,我为你十分悲伤,因为实行 ‘三夜斋’ 是非常艰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