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奇:奥丁,记住那过去的日子,
   我们曾是血肉相连的兄弟;
   不是给我们两人共饮的蜜酒,
   你决不会独自把它喝下。
   —《洛奇的争辩》
   亚萨神的首领之一洛奇,其双亲均是巨人,所有的兄弟姐妹也都是可怕的巨人。但是在很久以前,洛奇和众神之主奥丁有缘八拜相交,成了生死与共的结义兄弟。后来,洛奇也因为这一层关系,在亚萨园中成了众神的首领之一。
   洛奇的外貌仪表堂堂,面容英俊而高贵。但是,他的性情却十分乖张,到处欺诈行骗,任意妄为。同时,他招摇撞骗的本领也非常高强,花招百出,诡计多端。他的惹事生非,经常给亚萨园带来很大的麻烦,使众神为此头痛不已。而他却又经常能够凭借他的智慧和计谋,为众神排解困难,因而屡建奇功。因此,洛奇竟是一位在亚萨园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尽管那些生性耿直的亚萨神看到他非常讨厌。在众神中,尤以忠烈刚直的海姆道尔和战神泰尔憎恨洛奇的邪恶本性,甚至在见面时也经常形怒于色。海姆道尔则通常被称为“洛奇的敌人”。
   和其他的亚萨神不同的是,洛奇显然也不是一位勇敢的战士,身上也没有任何一件可以值得称道的武器。他最大的本领便是以他的三寸之舌颠倒黑白,强词夺理。而当危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的办法不是变成一条鲑鱼跳入江河溪流,便是拔腿逃跑。为此他有一双号称神行的千里鞋,能够日行千里并且爬山涉水如履平地。
   力量之神托尔的妻子西芙女神美丽而善良,特别值得称道的是她有一头金色的长发,闪耀着比金子还要美丽的光泽。西芙女神为此感到非常的自豪,经常坐在她的花园中梳理那一头金发,这就引起了洛奇恶作剧的念头。有一天,顽劣的洛奇竟在西芙睡觉的时候,把她引以为傲的一头金发剪得一干二净。洛奇的恶作剧使得西芙非常地悲伤,也给洛奇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就在西芙嘤嘤地哭泣的时候,力量之神托尔回到了家中。托尔马上知道这是洛奇干的坏事,一个箭步冲出了家门,在外面抓住了洛奇,准备把他身上的那些贱骨头一根一根地拆下来。被托尔抓在手中的洛奇疼痛彻骨,只能拚命地求饶,并且发誓去找侏儒国中的能工巧匠,为西芙打造一副一模一样的金子头发,而且能够象真的头发一样生长。
   为西芙的美丽考虑,托尔只能暂时饶过洛奇,让他去找他所声称的金子头发。但托尔也没有忘记提醒洛奇,如果找不到这种会生长的金子头发的话,他洛奇身上的骨头很快就会变得七零八落了。
   大地下面的侏儒国里,许多侏儒居住在岩石洞穴里和黑色的泥土下面。这些小小的黑色精灵不能见到白天的光芒,如果被日光照耀到了的话,他们就会变成石头或者熔化掉。但是,这些躲在阴暗角落的侏儒们却素负能工巧匠之名,特别是善于用金子打造各种各样精巧而神奇的宝物。
   在侏儒国中,最负盛名的是老侏儒伊凡尔第和他的儿子们,他们是所有侏儒中最有才华的匠人。而老伊凡尔第的女儿是亚萨园里的青春女神伊敦,掌管着重要的神物青春苹果。所以,伊凡尔第一家的侏儒们,和亚萨园的众神有着密不可分的良好关系。因此,当洛奇急急忙忙地来到侏儒国时,伊凡尔第的儿子们非常客气地在大作坊里接待了他,并且满足了他的要求。当洛奇离开大作坊时,他不仅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会象真的头发一样生长的金子头发,而且还带上了侏儒们送给奥丁的一柄长矛和送给夫雷的那条能折叠起来的神船。
   兴高彩烈的洛奇走出大作坊不远,迎面碰上了伊凡尔第的另一个儿子布洛克。他不禁得意洋洋地吹嘘起手中的三件宝物来,并且对布洛克说:“据说你们伊凡尔第的儿子里面以你的哥哥辛德里名气最大;你看看我手中的这三件宝物,铁匠辛德里再有本事,恐怕也做不出和这些宝物一样神奇的东西来吧?”
   “做得出来又如何呢?”布洛克显得对他的哥哥充满信心,反问洛奇说。
   洛奇于是信口开河地同布洛克打赌,如果铁匠辛德里能够打造出和这三样宝物同样神奇的东西来,洛奇就把他自己的项上之头奉送给这个侏儒。
   两人随即连袂来到了辛德里的石洞作坊,和他说明了原委。辛德里是个少言寡语的侏儒,在听完他们打赌的事宜后,首肯了一下就开始工作了。他不慌不忙地拿起一块猪皮扔进锻炼炉中,然后就转身走出了石洞作坊。在出门之前,他吩咐布洛克要不断地拉动风箱,在他回来之前绝对不能中断,以让炉膛中的烈火始终熊熊燃烧。
   辛德里一离开作坊,就有一只凶恶的苍蝇飞来停在布洛克正在牵动风箱的手上,并且狠狠地咬着他手上的皮肤。但是布洛克牢记着辛德里的吩咐,不管苍蝇咬得多凶也不停下拉风箱的工作,熔炼炉中始终火光熊熊。很快,辛德里回到了铁匠作坊,从炉中取出了一头山猪。山猪全身的鬃毛都是金子的,发着灿烂的金光。
   接着,辛德里又往炉子里扔进去一块金子,再次转身走出岩洞,也再次嘱咐布洛克一定要在他回来之前不断地拉动风箱。
   洛奇看到辛德里居然轻轻松松地把一块破猪皮炼成了一头带金鬃的神秘野猪,开始为自己的项上之头担心起来了。于是,辛德里一出门,洛奇又变成了一只苍蝇飞到了布洛克的脖子上,开始恶狠狠地咬他。布洛克一心一意地拉着风箱,虽然脖子被苍蝇咬得疼痛难忍,但还是坚持着不停下手来,一直到辛德里再次回到了岩洞作坊里。这一次,辛德里从炉中取出了一只闪闪发光的金子手镯。
   最后,辛德里把一块生铁放进了烈焰之中,依然神秘地步出了作坊。洛奇为了保住自己脖子上的脑袋,这次变成了一只又大又凶的苍蝇,停在了布洛克的眉眼之间。这只苍蝇为了干扰布洛克拉风箱的工作,毫不留情地叮咬侏儒眉眼之间的皮肉。布洛克强忍着痛楚,一刻不停地拉动风箱。最后,他的眉眼被苍蝇咬得皮开肉绽,鲜血从伤口流出来,糊住了他的双眼,使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无奈,布洛克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只好抬手擦了一下眼睛,驱赶走这可恶的苍蝇。就在他停止拉动风箱的那一瞬间,炉膛中的火焰骤然变得微弱下来了。正好此刻辛德里一步跨进了石洞。
   尽管是在熔炼快要完成时火势才减弱了一下,侏儒国中最有名的工匠辛德里对他的弟弟还是十分不满,大声责骂布洛克不该停下拉风箱的手而去驱赶什么见鬼的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