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老的国王普里阿摩斯站在高耸的塔楼里。他看到勇猛的珀琉斯的儿

子凶狠地追击逃亡的特洛伊人,任何神衹和凡人都不能阻止他前进。国王抱
怨着从塔楼上走下来,对守卫城池的士兵说:“打开城门,守住门口,让所
有逃亡的特洛伊人回到城里来。不过要当心,阿喀琉斯正在追击他们,等士
兵们一回到城内,马上把城门关上,别让珀琉斯凶狠的儿子冲进城来!”守
城的士兵遵照命令拉开门栓,于是城门大开。
    特洛伊人饥渴万分地从战场上回来,阿喀琉斯紧追不舍。阿波罗把这
一切看在眼里,马上离开城门,前去帮助那些惊慌失措的逃兵。他首先鼓起
安忒诺尔的儿子阿革诺耳的勇气。
    然后,他隐蔽在浓雾中,站在宙斯的圣树下,策应阿革诺耳。于是,
阿革诺耳在特洛伊人中第一个意识到在逃跑,他站住了脚,思索了一阵,怀
着内疚的心情对自己说:“在你身后穷追不舍的人是谁?他的身体不是一样
可以用矛刺伤吗?他不是跟其他人一样也是凡人吗?”说着,他镇定下来,
等待着冲过来的阿喀琉斯。
    阿革诺耳一只手拿住盾牌,另一只手挥着长矛,朝阿喀琉斯大喝一声:
“你别以为马上就可以占领特洛伊城。我们中间也有顶天立地的英雄,他们
准备为保卫父亲、母亲和妻子儿女而战。”说着他投出他的矛,击中对方新
浇铸的胫甲,但矛当的一声弹落在地上,没有伤着阿喀琉斯。阿喀琉斯猛扑
过来,但阿波罗用浓雾遮掩着将阿革诺耳带走,并诱使阿喀琉斯走上歧路,
仍然追赶他,因为他已化作阿革诺耳的模样,穿过麦田,朝斯卡曼德洛斯河
奔去。
    阿喀琉斯紧紧在后面追击,希望追上对手。就在这时,特洛伊人从大
开的城门里幸运地回到城里。他们争先恐后,你推我挤,直到进了城里才舒
了一口气,擦着满头大汗,饮水解渴,然后在城垛上坐下或躺下休息。
    但希腊人都扛着盾牌蜂拥着奔向城池,特洛伊人只有赫克托耳还留在
城外。阿喀琉斯仍在追赶阿波罗,他以为是在追赶阿革诺耳。突然,阿波罗
停下来,转过身来,以神衹的洪亮的声音说道:“你为什么对我紧追不放,
而放弃追赶特洛伊人呢?你以为在追赶一个凡人,其实你是在追赶一位你伤
害不了的神衹!”
    阿喀琉斯恍然大悟,气恼地叫喊起来。“你这个残酷而奸诈的神衹!你
竟然把我从城墙边引开!不是因为你,许多特洛伊人都得丧命,你狡猾地援
救了特洛伊人,剥夺了我取胜的机会。作为神衹,你是用不着害怕报复的。
尽管如此,我是多么希望向你报复啊!”说着他转过身子,像匹暴躁的战马
一样顽强地朝城池奔去。
    年迈的普里阿摩斯在塔楼上看到阿喀琉斯奔过来,急得连连捶胸,痛
苦地呼唤着在城外站着等待阿喀琉斯的儿子。“赫克托耳呀,尊贵的儿子!
你为什么还在外面?你想送进虎口吗?他已经杀掉我那么多的儿子。快进城
吧,进来保护特洛伊的男人和女人。请怜悯我吧!
    宙斯在折磨我,使我在暮年还遭受这种难忍的苦难,让我亲眼看到儿
子们被杀死,女儿们被抢走为奴,城池被毁,珍宝被掳掠一空。最后我会死
在投枪或长矛之下,抛尸门外,被我亲手喂养的狗吞食尸体,舔食我的血迹!”
    赫卡柏站在他旁边,也哭泣着大声呼喊:“赫克托耳呀,可怜我吧,听
我的话!从城墙后打退那个可怕的英雄,千万别在城外和他交锋!”
    父母亲的大声呼唤和哀求都不能使赫克托耳回心转意。他坚定地站在
原地,静静地等待着阿喀琉斯,并且自言自语地说:“那时,我的朋友波吕

达玛斯劝我把军队撤回城去,但由于我指挥失误,许多人丧失了生命。我愧
对特洛伊的男女老幼。也许有一天他们会说,赫克托耳由于相信自己的力量
而毁了整个民族。因此,最好还是让我和那个可怕的敌人决一死战。要么我
取得胜利,要么我战死城下!否则怎么办呢?难道我应当放下盾牌和盔甲,
把海伦和帕里斯抢回来的珍宝都献出去?瞧,我想到哪里去了?如果我真的
哀求他,他不会怜悯我的,相反,他会无情地将我杀死。看来还是和他交战
为好,看看奥林匹斯圣山的神衹究竟让谁获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