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见到一些广西的出水刀剑,其中颇有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之宋代佚名绢本《搜山图》中一柄刀形制相近的一些古兵,一般情况下藏家多俗称其“手刀”,其基本形制是刃尖为平头,但刃身较通常刀剑为短,通常全长约三十到五十厘米,刃长多为二、三十余厘米上下,近柄处基本未见刀镡痕迹,多以一长圆形套管分隔刃、柄,套管内残留有木质柄木。 首先是断代问题。     除却包浆之类的问题,单只形制这点上,藏家们早已有一定的共识,个人陋见也以为历代所出刀剑,若是刃尖平头、桃形镡、柄镡处接以长圆形或桃形长套管的,则多为宋刀,尤其是平头刃尖为他朝罕见,故若此三者并有,断宋应基本没什么大问题。当然,宋手刀也有相当部分是尖头的,因与此次讨论主题无关,故略过不论。 然而问题在于这些广西出水的平头刀的长度甚短,大多不过三、四十厘米,甚至二十余厘米,显然与我们通常所见绘画、刻图中的宋军制式刀,以及惯常概念中的刀在长度上有很大差异,因此真要说它是宋“手刀”,或可存疑。     在宋刀中,有一种刀的特征是比较容易辨认的,那就是宋斩马刀。《宋史·卷一百九十七·志一百五十·兵十一·器甲之制》载:“(熙宁)五年,帝匣斩马刀以示蔡挺,挺谓制作精而操击便,乃命中人领工造数万口赐边臣,镡长尺余,刃三尺余,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