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故事是我太奶奶讲给奶奶听的,后来奶奶又讲给我听。
    五几年还是六几年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有一天太奶奶有事要到娘家去,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太奶奶是早晨步行去的,太奶奶的娘家离我们也就七八里路。
    正常情况正常人也就是一个小时吧,可太奶奶是小脚,走路比较慢,到了娘家已是十点左右了,吃过午饭又在那聊聊家常,晚上四五点才开始往家来,走了四五里路,离我们家也就不远了,这个时候天还刚刚上黑影,农村人叫猫抓脸,太奶奶再走一会天就黑了下来,太奶奶就想从我们村前面的小路走田地的中间直接过来,省得走大路饶路,走了一会天彻底黑了,走着走着太奶奶忽然感觉头脑懵了一下,接着什么也看不见了,于是就闭上眼睛站了一会,等再睁开眼看到四处都白茫茫的,而眼前却有一条亮晃晃的路,方向正是向我们村去的,太奶奶心想这下可看到路了,也没多想,就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了,可走着走着明明眼睛看到的是亮晃晃的路,可脚底下总是磕磕绊绊,还感觉有许多草丛,太奶奶这时候感觉不对劲了,为什么亮晃晃的路会有东西拌脚呢!
    于是就蹲下摸了摸脚下,手里竟然摸到了一把野草,太奶奶不敢走了,可留在这又害怕,于是壮着胆子慢慢往前走。
    就这样走啊走啊,几个小时也没有走到村子,太奶奶累的走不动了,于是就坐在了地上。
    然后又走,眼前总是一条明晃晃的路,到后来太奶奶实在是走不动了,于是就坐到地上不走了,也由于累的太厉害竟然睡著了。
    不知道过了多会,太奶奶忽然听到一声鸡叫,睁眼一看天已经方亮,再看身边吓了一大跳,她竟然坐在一个坟子的旁边,而坟子四周竟然被太奶奶夜里踩出了一条将近一米宽的新路。
    太奶奶知道夜里遇上鬼打墙了,再看看四周离村子已经不远了,虽然累的不行,可太奶奶也不敢等了,于是爬起来慌忙的向村子走去。
    1
    下午丌明水经过巷子时,看到几个小孩在做游戏。
    他从来没见过这几个孩子,那是两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穿着有些邋遢,都是八九岁的年纪。
    他们嘴里叨叨咕咕念着什么。
    丌明水有点慌,他不太喜欢小孩。
    三个小孩欢天喜地玩着木头人的游戏,看上去很高兴。
    这是个很简单的游戏,乙方向甲方不断靠近,但在甲方回头并说“木头人”的时候,乙方必须保持静止不动的状态。
    丌明水小心地从孩子们身边经过,小女孩却噌地转过头来,一把抓住了丌明水的裤子!
    小女孩的手劲很大,还捏到丌明水腿上的肉。她抬头,对着丌明水笑了,说道:“一二三!”
    丌明水愣了愣,伸手想要把那孩子扒开,但很难。
    那两个小男孩也靠过来,一前一后说着:“一二三!”
    “一二三”是什么意思呢?丌明水觉得有些好笑,这时他注意到有只黑猫从墙边溜过去,其中一个小男孩不说话了,低着头走过去,一把拎起猫尾巴,狠狠地朝砖墙上摔去!
    猫没死,仰面瘫在地上,肚子不住起伏。
    小男孩又拎起猫来,再摔……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墙上一片斑驳的血迹。
    “啪——”死猫被扔到丌明水跟前,脑袋摔得已经变了形,两只眼睛像腐烂的葡萄。
    然后,小男孩回头,看着丌明水,仍旧念叨着:“一二三……”
    2
    丌明水的家住在巷子最深处,靠东的一处老宅子里,门朝西,夏天的时候爬山虎会覆盖整个屋顶。
    他开门时,手有点哆嗦,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像一推门进去,就被彻底吞没,再也出不来。
    突然,丌明水不动了,身子直挺挺地,像被一根冰柱沿脊梁划过,他回头,看到老婆徐嫚正看着自己,老婆的肚子很大,还有个把月就要临盆。
    丌明水一把拉过老婆,两人进门后,丌明水又不安地回头看看巷子尽头。
    徐嫚说:“看什么呢?”
    “你看到巷子里那三个小孩没?”
    “没看见。”
    见丌明水不吱声,徐嫚问:“什么小孩?多大?”
    丌明水擦了擦汗,比划一下说:“大概八九岁。”
    徐嫚的手一下就扣住了丌明水的胳膊,颤着声说:“你可别吓我,刚才我在巷子里看到两个女人,穿得破破烂烂地跪在地上,我走过去的时候听见她们在哭,说自己的孩子被人偷了!一共三个,两男一女!”
    丌明水拉着徐嫚往巷子里走,到了一看,什么也没有。
    那只死猫也不见了,地上只有一张纸,写着大红的字: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