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少女(上)

“唯,小柳,你什么时候过来呀?”说话的是一个长发披肩,皮肤白净的漂亮小姑娘。原来她正在和自己的一个很要好的女同学用手机通着电话。

“噢,我过一会来,现在我正在家里看今晚的动画片呢。”电话那头的小柳说。

“你一定要快点来呀,今天我的爸爸妈妈都出去了,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现在天就快要黑了,你也知道我的胆子很小嘛!”她用恳求的语调说着。

“好吧,等我马上就来。”小柳挂断电话后,她也放心的坐在沙发上面等待着小柳的如约到来。

她的名字叫“含笑”她拥有着天使一般的美丽面孔,和非常丰满苗条的完美身材,在学校里堪称校花。她和一般女孩一样温柔随和,胆小害羞。因为父母管教严厉,她现在已十八岁了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就连女性朋友也只有小柳这么一个。

现在正式切入本故事主题。就在她一边看着电视一面习惯性的嚼着一片口香糖时,门铃忽然间响了起来。

“这么快就来了!小柳不愧是自己一直以来最好的朋友。”她想着便来到房门前没考虑什么就随手打开了门,站在门外的并不是小柳,而是本地那个有名的混混“满娃”,她知道这个满娃近一年以来一直都在打着自己的主意,因为她总会在自己放学时发现这个满娃经常在自己后面不院处偷偷的标着跟踪自己。她为此感到恐惧,因此她就恳求爸爸为自己买了自行车,那样上下学时自己至少不会再被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跟踪。今天这个家伙竟然找上门来了。

“你跑到我家来干什么?”她稍带几分祛意的问。

“嘿嘿嘿..............,你说呢?当然是想来看看你么?你知道这些日子以来我多想你吗?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呢?妹子,你就跟我吧!跟了我你不会受任何委屈的!”他*笑道。

“你滚开!我不想见到你这张嘴脸。”她的声音开始颤抖。

“别这么说么!我会让你很爽的哟!来吧,今天就陪老子乐呵乐呵。”他说着就扑了上来用力抓住她的双手,开始放肆起来,胡乱的吻起了她的脸。

“你干什么!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了!”她一边反抗一边喊着。

“嘿嘿,你家的房间封闭很严,而我还知道你的父母今晚不会回来,现在你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我今天就要得到你!”

“不要这样,快放开我!”就在他刚要伸手撕扯她的衣服时,她突然急中生智,用尽力气腾出一只手,随手拿起后面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玻璃花瓶,用力向他头部砸去。“哗啦”一声花瓶碎了,他当即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含笑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些许时间,“还好!自己没有被那个畜生侵犯。但我会不会把他打死呀?他要是真的死了可就糟了。”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一定是小柳来了,现在该怎么办呢?我打死了人要是让他看到,但自己总不能不给她开门吧。”她想着就来到门前问:“谁?是小柳吗?”

“是我,对不起!我来晚了。”外面传来的声音的却是小柳。

她缓缓的将房门打开了,当小柳进来看到屋内的景象后也不禁惊呆了。她赶紧向小柳解释其原因。“小柳,你听我说,这是有原因的,这个家伙突然闯进我家要非礼我,幸亏我手快,将他一下子打晕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小柳,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面前的小柳听了无声无息的来到躺在地上的满娃跟前,把手放在他的鼻旁试探了一会。“他只是晕过去了,一会就会醒来的。”

“那我们要不要报警?”含笑问。

“不能报警!如果要是报警,他又没有侵犯你成功,而又被你打伤,这样他一定会反咬你一口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看我们应该把他收拾掉!”小柳说着露出了她一直以来从未见过的诡异笑容。“什么?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

“没错!我们今天把他杀了,在把他的尸体处理掉。你想想,他这样的人就算失踪了也不会有太多人在意的,而且他这种地霸在外面一定得罪过很多人,就算他遇害被别人知道了,想必:就算任何人也绝对猜想不到杀他的凶手是我们两个小女生。” “这怎么可以,没错!他的却不是好人,可他也没犯什么死罪呀!我们怎么可以这样做?”

“哼!我说含笑,你好好想一想如果我们今天不在这里了结了他,他这次非礼你没得逞,恐怕他以后依然还会来骚扰你的,因此,今天留不留他还是由你自己做决定吧。”

因为含笑一直以来都没有自己的主见,她听了好友小柳这些话,只是稍微考虑了一会就拿定主意点了点头。“那好吧,反正这种人留他活在世上也没有什么价值,不如我们今天就替天行道结束他罪恶的生命好了。”

“这才是我的知己朋友!”小柳拍了拍她的肩膀继续说:“你先去找一条结实的绳子来。” 含笑听了没考虑什么就来到厨房,很快在一个角落里找出一盘很结实的麻绳。小柳很细心的用那条绳子将完全不省人事的满娃双手背在后面紧紧的捆绑起来,接着把他的双腿合拢,同样用绳子紧紧的捆在了一起,最后她们两人一起将昏迷的满娃抬到了浴室里面那干爽的浴缸中。

“等一会我们一定要冷静进行下一部,千万不能让他的“血”流到外面,一定要让那些血全部流在浴缸里。”小柳用很平静的口气说。

“那好,我先来把他的血放掉在说吧。”含笑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把可伸缩的钢刀。因此此刻含笑想起了小时候父母教自己杀鸡的情景,现在还清晰的记得那时自己杀鸡的过程是先一刀将鸡的脖子切开放掉所有的血,然后由妈妈将那只鸡褪毛之后,开膛破腹掏空所有的内脏,最后在将整个躯体一块块肢解开来。自己从小到大只杀过鸡,她也曾经幻想过若有机会也可以体验一下虐杀大一些的动物的快感,可一直也没有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而且这次宰杀的对象还是一个身为“人”的自己同类。就在她刚要动手去割躺在浴缸里面那个满娃的脖子时,满娃突然睁开了眼睛大叫了一声,把她吓了一跳。但满娃的手脚都被紧紧的捆绑着,他只能喊叫,别的什么也不可能做的。 此时的他似乎听到了刚才她们所商谈的那些话,“二位小姐,你们要干什么?杀人可是犯法的呀!” 小柳听了迅速将挂在手边的一条干毛巾随手拽了过来,用力将他的嘴塞得严严实实。“还是闭上你的狗嘴吧!我今天要好好玩一玩你。”小柳转头对旁边的含笑说:“等过一会再让他死也可以,我要先折磨他一会。含笑,你先在旁边等一会,待我将他折磨到极限以后你再结束他的生命也不迟。”

“那好吧!”含笑说着就回身来到浴室门前站在那里两眼直直的观看着小柳如何处置浴缸里面的猎物。

只见小柳拿出一把锋利剪刀来到他面前将他的衣裤全部剪开,并把敞开的剪刀贴在他那令人恶心的肮脏东西上,“你很喜欢侵犯女人是吧?那我今天要是把它剪下来你会怎样?会哭?会笑?还是会自杀呢?” “快说!”小柳的嗓门突然大了起来,并用右手狠狠掐住他的喉咙,然后将堵在他口的那种条毛巾拽了出来。“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求你们放了我吧!不要剪我,那样我会死的呀。”

“下次?你以为你还会有下次!”小柳说着有将手中的毛巾塞进了他的嘴里,连续甩了他十几个耳光,过后他的眼角和口鼻均渗出了血。这时小柳又将这个浴缸里面放了多半的水,她一把抓起他的头发用力把他的整个脑袋溱溺在水中,无论他怎样挣扎也无济于事,一串串气泡从水中不断冒出。在他奄奄一息完全停止挣扎的时候小柳才把他拎了起来。“真TMD的没有毅力,这么快就死过去了。”小柳很无趣道。

“我来把他弄醒,含笑说着就来到厨房,并从里面甩出两根长长的电线过来,她先将浴缸里的水全部放掉,然后在将其正负两条电线裸露部分往躺浴缸里面的满娃裸露的背部轻轻一帖,一声电流通过的声音过后,满娃顿时惨叫一声就醒了过来。

“这个电击激活法果然行得通!”含笑说着的同时又拿出那把伸缩钢刀,将锋利无比的刀尖轻轻帖在他肌肉结实的胸脯上,瞬间划出一道弧形光芒,他的面部表情痛苦的扭曲一下,再看他的左胸上已出现一道红红的血痕,因刚才切得太深,再加上肌肉的拉力,那道深深的伤口已经向两侧翻了开来,露出了紫红的肌肉,鲜血随着这个伤口缓缓的往下流去。

含笑用手指粘了一滴流出来的血,放在嘴里细细的品尝起来。血的味道比自己想像的要好了许多。

“我看还是先把血放出来就舒服了!”含笑说着就高举起手中的刀子,就在她刚要把手中的刀落在他脖子时,突然她看到他小腹下竖起那肮脏的东西,就停下了手,脸色微微一红,就转过了身。因为她从未看过男人那隐私部位。“你好变态啊,自己死到临头了还在打我的主意。”含笑说着想大笑。

小柳见了说:“据说在男人刚she完精的时候当即将他宰杀,他的肉会很好吃的。现在就让我来帮助他,他不是很喜欢强*女人吗,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小柳说着竟然当着含笑的面脱去了内裤伏在他身上做起了那些不堪入目的动作来。

“好你个满娃,真有你的,在你死之前还能享受到女人。”含笑说着感觉脸在发烫。这种奇异而*秽的场面把她看得又羞又气,她立即转身奔出了浴室。

此时含笑背靠着浴室的玻璃门呆呆站着,“小柳竟然会是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她又好奇又好笑的一边想着一面反复摆弄着手中的利刀,“啊哟!”她突然惊叫一声,原来是她刚才翻动手中的利刀时不小心割伤了食指。 她将受伤的那个指头移到自己面前仔细看着,那个伤口不大,只有三毫米左右,草莓汁一样的血液顺着这个小小的伤口缓缓的渗出,随着指尖一滴一滴的滴了下来。她把这个受伤的手指含在了口中闭起眼睛好像在沉思着什么。过了一会小柳拽门出来了。“含笑,现在可以随你怎样处置他都行。”小柳说着就随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独自来到了客厅悠闲的看起了电视。

含笑手持利刀走进了浴室,再看躺在浴缸里的满娃鼻青脸肿,已经奄奄一息了。“看来他一定是刚刚被小柳狠狠的折磨了一阵,还是让他少受些苦吧,我来尽快些把他了结好了!”她想着就把刀轻轻帖在他的脖子上面,在动脉处稍用力的一划,鲜血当即犹如喷泉一样向外喷涌而出。她用左手用力的按着他的脑袋,以便不让血喷溅到外面。接着她又用手中的利刀将他腋窝两侧的动脉切开,以便能快些将全身的血放光。过了些许时间她见他完全停止了挣扎才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并将流在浴缸中的血全部放入了下水道。她看了一会那一动不动的躺在浴缸里毫无生气的躯体,接着她就来到厨房找了一把长一些的刀子,回到浴室看着他已经冰冷的身体,“恩,先这样开始吧。”她想着就将手中的钢刀在他臀部摩了几下,接着就深深的切了下去,刀子很锋利,两片厚厚的臀肉似乎没废什么力气就被完整的割了下来。 然后她又将手中的钢刀深深的陷入他那两条肌肉结实的大腿,割起来似乎没有刚才那样省力,几次听到了刀子与骨头摩擦的声音,看来一定是刀刃碰到腿骨了。想着她又用力割了几下,不一会两条大腿上所有的肌肉全都被剔了下来,只剩下两根还粘着少许血肉的腿骨。接着她又利刀抵在他胸口上面,轻轻的一直向下划去,当到达小腹时她停了下来,放下了手中的刀子。由于腹部肌肉的拉力,刚刚被利刀划出的那条长长的切口两侧皮肤与紫红色的肌肉自然的就向两旁翻了开来。她见了用手将这条切口用力的向两侧拔得大大的,即时白花花的肠子展现在她眼前。 她先用刀把直肠的连接处割断,然后再割断胃与食道的连接处,最后她将手伸入他湿漉漉的体腔,将胃,小肠,还有大肠,等脏器一起拖了出来,扔到了旁边的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塑料桶里面。接着她先用刀将他胸部的皮肤切开,然后找了一把结实的老虎钳子将肋骨一根根的摘除。最后她将两大叶肺,同心脏,和肝脏,一起拖了出来,同样扔进了刚才用来盛放肠子的那个塑料桶。

最后她在用刀很细心的把尸体切为了无数小块,并装进了一个旅行袋内,悄悄的将其扔进了自己家后面的一个公用化粪池里面。接着就回家开始了收拾杀人现场,她首先用温水冲洗了数遍那个用来杀人的浴缸,然后在整个浴室里面喷洒了大量的空气清新剂。那些内脏她没有扔掉,而是全部那到了厨房仔细的清洗了一翻之后,用塑料袋装了起来塞进了冰箱的冷冻室里面。 从此以后,含笑整个人都变了,她不再向以前那样开朗活泼,而是沉默得可怕,并且她的脸上经常浮现出一种诡异的笑容。而且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沉迷上了看那些变态血腥类型的电影。这些她的父母也有所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