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村,顾名思义,是一个许多面具的村子,在这个小小的村子每星期都会举办带面具表演的节目,也会迎来许多的旅客,不过,这热闹的背后,也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又是热闹的一天,面具村还是和往常一样的热闹,也迎来一群新的旅客。
  在XX旅游社的带领下,又来了一对新的旅客,旅游团中就有对来新婚度蜜月的夫妻。
  甜甜说:“张浩,我们去那看看,顺便去买些面具嘛。我听说呀,面具村的面具和别的地方都不一样的。”
  张浩道:“好好好,都听你的,走,我们去前面看看吧。”   说着,他们就走到一家,店门口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家店和别的店都不一样,看上去也有些年代了,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还有柜台一看就知道是一摸,满手都有可能是灰尘的桌子,有的地方还有些蜘蛛网,里面站着个阴沉沉的老人,看上去有六七十了。
  甜甜道:“张浩啊,这家店好肮脏哦。”
  张浩道:“没关系,我们进去看看吧。”   甜甜不甘心的嗯了声后,就跟着张浩走了进去,进屋后,这家店不像其他店一样,架子上摆满面具,而是一个十几层的架子就摆了一个面具,不过也就是这张面具,吸引了张浩的眼球。
  张浩利马跑到柜台前对老板说“老板,帮我把那个面具拿下来。”
  老板失魂落魄的走到架子前,拿下面具放到张浩面前,张浩,拿起面具不停的拿在手上打量着,甜甜,走到张浩面前说“张浩啊,这破面具有什么好的,我们去别的店看看吧,你看这面具都破成什么样了。”
  张浩一边看着面具一边说“你不知道,越旧的东西越宝贵,你难道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可是考古学家,你仔细看看这面具。”
  甜甜从张浩手中夺过面具细心的打量起来,这是一副可以将整个头包住的面具,外表长着红色的面孔还有一对和虎豹一样的獠牙,后面白白的毛发,长到腰中间,遮住后脑勺,面容显得格外狰狞,甜甜越看越觉的不对劲,赶紧将面具丢到柜台上,拉着张浩往门外走。
  张浩被拉出门外对甜甜说:“甜甜,你干什么啊?”
  甜甜:“张浩,我们不要买那个面具了好不好,我觉的那个面具好诡异啊,我有种不详的预感,你要是买那个面具,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的。”
  张浩摸着甜甜的头,说:“是你想的太多了,没事的,不用担心,你在这等下,我很快回来。”
  说着张浩又回到了面具店中,看到还站在柜台前的老板,狂吼的对这老板说:“老板,我要买这个面具,多少钱!!!”
  老板痴痴呆呆的伸出5根指头,张浩说“5块”,老板又点点头,张浩从口袋里掏出10块钱扔在柜台前,冲老板说了句‘不用找了’就向外奔了出去。
  甜甜看见张浩跑了出来非常高兴,不过看到他手中的面具。脸色一沉,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鬼使神差的往后退了几步,张浩看见甜甜的反映,心知肚明她对这个面具很反感,就把面具放入大衣中,走到他身边,对甜甜说“甜甜,我们走吧”甜甜理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往前走,张浩马上跑到甜甜身边说“甜甜,你也累了吧,我们先回旅店吧。”
  甜甜和张浩正在回旅店的路上,忽然,从旁边的花丛中冲出个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貌似乞丐的人,手里还端着一碗没煮熟的米,乞丐抓了一把米,就向张浩身上撒去,嘴里还大叫着,“被恶鬼选上的人啊!滚去我们的村子,滚出去!”
  张浩边躲边叫:“喂,你发什么疯啊!”
  可是乞丐完全没理会张浩,还是一边向张浩撒米边大叫。一旁的甜甜马上跑来拉着乞丐大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这时,正在巡逻的两个保安马上跑上来来拉住乞丐。大声喝斥道:“大傻,你又在干啥玩意?”
  大傻没理会保安的喝斥,嘴里还是大叫着:“被恶鬼选上的人啊!滚去我们的村子,滚出去!”
  大傻被保安拉走后,一名中年的保安跑上来,询问道:“小伙子你没事吧!要不要跟俺去保健所看看啊。”
  张浩回答:“没事没事,不就是被米泼到嘛,没事的。”
  一旁的甜甜也跑到张浩跟前,询问张浩的情况:“张浩你没事吧?”
  张浩调笑的道:“没事,我就知道甜甜不会生我的气,还是甜甜对我最好,呵呵。”甜甜小脸一红转身就走,张浩利马跑了上去,叫道“甜甜你等等我。”
  这时躺在一边椅子上的一个人笑道““呵呵,最近手头紧得很,来这休息几天也有生意上门啊,看来这面具不简单啊,这周的温饱问题解决了,哈哈。”
  晚饭过后的甜甜和张浩躺在被窝里,甜甜道:“张浩,我去洗洗澡,你先看电视吧。”
  张浩道:“OK,你去洗吧洗完我洗。”
  “嗯,好的。”
  张浩看着甜甜进入卫生间后,马上跳下床,从大衣的口袋中拿出面具,张浩立马跑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慢慢的把面具戴上,戴上面具后,张浩感觉到面具好像活了一样,有一股莫民的吸力把面具牢牢的固定在了自己的脸上,张浩挣扎的想把面具从脸上拿下来,可是都没用,他感觉到有一种别的力量正在代替自己。张浩内心最后的一句话“甜甜快跑”,假张浩慢慢的转过脸来,还是那张异常狰狞的脸,假张浩慢慢的走向洗手间,从茶几上拿起了一把水果刀,又慢慢的向卫生间走去,假张浩在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甜甜从卫生间内看到了门口的张浩道:“张浩我洗完了,你进来吧。”
  门开了,甜甜看到张浩带着面具,怒道:“张浩,你快把面具摘了。”
  这时,假张浩的嘴动了起来,轻声道:“十指巧,灵活动,人皮脸,做面具,鲜红血,当颜料……”说完,假张浩露出狰狞的一笑。
  甜甜惊恐的看着张浩,道:“张浩,你在说什么,快把面具摘了!”
  假张浩没理会她,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刚才的话,假张浩一步一步的靠近甜甜,甜甜惊恐的慢慢向后退着,假张浩把另一只手从背后拿了出来。甜甜看着他手中的水果刀,不停的向后移动着,假张浩一个飞跳扑到了甜甜的身上,甜甜的手四处的摸索着,看来是想是否能找到点武器,不过,还没找到武器,假张浩已经扑到他身上了,假张浩抓着甜甜的下巴道:“去死吧,看你这张小嫩脸,做出来的面具一定很好。”
  甜甜抓住刚刚摸到的杯子,咬着下唇,凶狠的道:“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去死吧’!”说完,甜甜使出生平最大的力气朝假张浩的头砸去。看来人在死亡的边缘徘徊的时候,是会爆发出最大的潜能。
  “啊!”假张浩一声惨叫,原来一头飘逸的秀发也变的血肉模糊,黑色的刘海变成了暗红色的刘海。张浩抱住头愤怒的道“你个臭婊子,看我不杀了你,别跑。”
  甜甜用出吃奶的力气跑出房间,跑到了电梯旁边,手不停的按着下降键,心里祈祷着:“老天爷,快快快”‘叮’的一声,这时从电梯里走出了一个人,那人道:“小姐你用电梯吗?”
  甜甜二话不说把他推进电梯里,转过声按着一楼键和关闭键。那人道:“小姐,你干什么?”
  当电梯合上时,甜甜冷冷的道:“不想死的话,闭上你嘴。”
  这时从电梯上方传来了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惨叫,男人用惊恐的眼神看着甜甜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甜甜冷冷的道:“是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