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心里直发毛,这几天总是做着同个梦,梦里他走在回家的必经之路,路灯不停在闪着,每走到一个路灯下,他都感觉到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旁,然后说道:“嘿!我在你身后。”西陵猛的回头,却没有看到有人,再走到一个路灯下的时候,他的肩旁又被人拍了一下,还是那句话,“嘿!我在你身后。”
  西陵吓得又转过了头,后面依然是空荡荡的,没有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拍我………对着空荡荡的马路,西陵突然感到有些恐惧,四周的黑暗丛中仿佛有鬼怪随时会出来一样。此时他的眼里充满了恐惧。
  “是谁?谁在叫我?”西陵对着没有人的马路说道。
  但是,他的问道没有任何的应答,在这条路上似乎就有他一个人,连常见的猫狗都没有,周围显得异常的宁静。
  他转过身继续往家里走,到最后一个路灯的时候,他的肩旁又没人拍了一个,但是他能感觉的得到,那只手没有放下来,而且那手没有温度,是冰冷的,冷得他仿佛身处冰窑里。
  那只手慢慢的顺着他的肩旁摸到脖子上,在顺着脖子缓缓的向上移动,有几缕长发还顺势滑到了西陵的胸前。
  西陵此时面部已经僵硬了,手不停的颤抖着,眼睛里还渗出了泪花。
  那只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脸上,西陵清楚的看到,那只苍白无血色的手,黑色的长指甲不停在他的鼻翼上来回摩擦。
  那只手突然从他脸上拿下来,他感觉背后那个不知道称之为什么的东西慢慢的向他面前过来,先是白白的衣服,白衣袖下隐约可见的苍白无血色的手,长长垂地的头发,最后是整个身子都出现在他的眼前了。
  此时西陵已经忍不住要惊叫出来了,然后他就在梦中惊醒了,那时他已经吓得浑身冒冷汗了。
  这几天他都做着同样恐怖的梦,令他失眠了。
  这天,他下班后,拖着疲惫的身子打算去找开酒吧的好朋友李寺,他从学校毕业后,就跟这李寺来到了他的老家A市谋职,李寺家就是开酒吧的,所以他算是继承家业吧!!!西陵刚来A市的时候,李寺就经常帮助他,他还是很感激的,有什么事他都去找李寺的。
  一打开酒吧的大门,里面灯光昏暗,音乐放得很大声,有人在做什么越轨的事,也是见怪莫怪,毕竟酒吧就是提供人们放松的地方。
  他熟练的走到就台前,只见他的好朋友李寺在调戏一美女,把那女的逗得直呵呵的笑。
  李寺看到他来了,不知跟那美女说了什么,只见那美女点了点头,就拿起酒杯喝酒。李寺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瓶酒,拿了个高脚杯,倒了一杯给西陵。
  “西陵,你这是怎么了啊!!脸色这么苍白,告诉你啊!工作虽然很重要,但是身体也是很重要的啊!你要好好注意一下身体啊!”李寺见他脸色苍白,关心的问道。
  一说到这个,西陵忍不住冒冷汗了,想到梦里那女鬼的恐怖样,西陵脸色更苍白了。
  李寺一看他不对劲了,说道:“西陵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跟我说说吧!!”
  西陵有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最近被一个梦弄得夜不能眠,就要疯了。”
  “一个梦?什么梦能把你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李寺被他弄得一脸不解。
  “在梦里我被一个女鬼给缠上了,那女鬼的样子煞是恐怖,而且我一连几天都是做的这个梦,现在我就快疯了。”说完,他的脸更苍白了,浑身不停的颤抖着。
  李寺一听,觉得这小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以他的性格绝不会那这种事开玩笑的,想到这里,李寺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着梦的啊!!”李寺。
  西陵回想着几天前“几天前,自从我在回家的路上捡了一个珠花玉簪之后,我也不知道那玉簪是从哪来的,它好像突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不知道被鬼迷了心窍还是怎么了,就去捡了那个簪子,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都做那个梦,梦到那个女鬼;我们每走过一个路灯,她就拍 肩旁说她在我身后,走到最后一个路灯的时候,她的手就摸到我脖子上………”说到这里,他已经说不下去了,脸上满是恐惧。
  李寺想一定是那珠花簪子的问题,又问道:“那个珠花簪子呢?你扔掉了没有啊??”
  “那个珠花簪子就更奇怪了,我明明扔掉了,它自己又跑回来了。”说道这个珠花簪子西陵就更无助了。
  “这……”李寺想了想,说道:“一定是那珠花簪子有问题,你碰到奇怪的事都是从捡到那个簪子开始的,你要想解决问题就从这个簪子开始。”遇到问题李寺比西陵的头脑清醒多了,办法自然也是比他的多,西陵很庆幸有他这个朋友。
  “我知道啊!但是我研究了几天,都看不出来那个簪子有什么我问题。”西陵。
  “没事,你请几天假,我俩一起研究,总能看得出点什么吧!!!”李寺。
  “好的,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西陵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无力,也真难为他了。
  李寺跟酒吧的经理不知道说什么去了,西陵自己在吧台前喝着酒,突然他发现周围的吵闹声似乎没有了,酒吧里的变得如身处冰窖里一样,西陵很清楚这种感觉,这是在梦里,那女鬼靠近的寒冷,难道那个梦变真了???
  西陵的身子僵硬了,冷汗不停的流着,脸上惊恐的表情已经到了极致。
  他感觉到那熟悉的冰冷又顺着他的脖子慢慢的向脸去了滑去,他想叫都叫不出来,想到那女鬼恐怖的面容,他的心差不多要停止跳动了。
  看到胸前滑落的几缕长发,西陵已经有了死的想法……
  “西陵~~~西陵~~~~~你怎么睡着了啊!!醒醒啊!!!”
  突然,李寺的声音在西陵耳边响起来了,那头发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西陵惊的一下从桌子上弹起来,看了一下周围,吵闹声依旧,面前的李寺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难道刚才那是梦,怎么这么真实呢!!!他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
  “西陵,你怎么了?”李寺。
  西陵看了看李寺,说道:“刚才我又梦到那个女鬼了。”
  李寺一惊,难懂西陵真的被某种东西缠上了?
  “走,我们回你家去。”李寺拿着外套,拍了拍西陵的肩旁。
  西陵点了点头,拿着公文包跟李寺走出了酒吧!!!
  他们直径坐的士回家,回到西陵的家里,西陵拿出了那天他捡到的那个珠花玉簪。
  李寺拿着玉簪不停的摆弄着,一时半会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
  簪子是用翡翠做的枝干,簪头镶着珊瑚,形成了珠花的形状,还坠着珍珠的链子,这簪子定是名贵之物,但现在看着却是没有光泽,看来是因为年代已久的关系吧!!可是着簪子怎么会出现在在这里呢!!如说是古物,那定是价格不菲,谁会粗心大意的弄掉啊!!!难道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还是着簪子自己来的???李寺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如真是簪子自己来的,那西陵可是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