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岭山坳里,传说有个山坡不干净,被人们称为“鬼坡”,人们夜里轻易不敢走那条路。 东岭西面,有一个村子叫刘家铺,有一个刘老汉,为人本分,正直善良,一生没有做过一件不利于乡邻的事情,很受乡亲们称赞。这一年刘老汉八十三岁,由于年事已高,得了急病,一口气没上来去世了。家人悲痛异常,因为老汉走的突然,一句话都没说,连在外地做生意的儿子也没有见上一面,不免留下了遗憾。 谁知事情突然有了改变,老汉在去世一天之后,突然又有了回转,醒了过来,告诉家人:“赶快通知儿子,我有话要交代儿子,上仙允许我了却心愿。” 老汉的儿子叫刘生,常年在外做生意,前天接到家里的消息,说他老父亲病危,现在他正赶着时间往家走。那时候农村没有公路,人们连自行车都没有,无论远近都要步行。这里是山路,道路曲折不说,还没有其他路可走。刘生自小在山里长大,对鬼坡的事情也知道一些,虽然没有经历过也是心里有点害怕。按路程,赶到鬼坡正好是半夜的时间,要不是急着去看父亲,他怎么也得趁白天路过鬼坡那段路。为此他除了给父亲带来一些从外地买来的物品和预备路上所用的酒食,还特地买了一把菜刀给自己壮胆。刘生一面走路,一面心里想着:“待会我走到那段路上的时候先把菜刀拿好,见到什么就砍。” 子夜时分,刘生翻过一座小山,就进入了东岭鬼坡那段山路。为给自己壮胆,刘生按照自己预先设计好的,一入路口就把菜刀拿出来,握在手里,绷紧脑弦往前走。走着走着,就见前面树下有了灯光。 “这个时候,谁会在这里呢?不过,既然是灯光,就不是有鬼或者有坏人,这样我可以放心地通过了。”刘生一面想着,很快到了跟前。原来路边大榕树下有几个人在打麻将,只见他们说说笑笑,好不热闹。由于刚才思想过度紧张,再加上路走的较快,有些累了,见此情景,刘生便停下脚步走到灯光下,准备歇一下脚,看他们打麻将。走到麻将桌旁,刘生这才看清石桌上点着纱灯,每人跟前放一摞铜钱,他们四人正坐在石凳上打麻将,除了脸色较白以外也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于是刘生放下心来,也找了个石凳坐下。 一人见他坐下,对他说:“老哥从哪里来呀?” “奥,我从外地来,回家探望生病的父亲。” “是刘家铺的刘老汉吗?这个人从前积德行善,有一些后事还没有安排好,我们刚看过他,他的家人正在给他准备后事。” “那就多谢各位了。”听到自己的父亲还在,刘生心里便不再着急。既然人家能看望自己的父亲,我就应当表示感谢,于是拿出自己所带的酒食放到桌上,表示感谢。 “是个孝子啊,你赶快回家,能见你父亲一面,但要记住,回家后,立即设香案,摆上祭品,点上香烛,祭奠上仙,切记,明日子时以前,不要让香烛熄灭,就可以了却你父亲余下的心愿。” 这人说完,听得刘生有些迷茫。待要再问,那人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又继续和他们打起麻将来。见如此,刘生也不再问,即刻动身赶回家中。 到了家里,已是天明,刘生赶忙吩咐家人,遵照那位高人所说,摆好香桌,上好贡品,点燃香烛。父亲早已让人穿好了衣服,躺在灵床之上,等儿子回来,见最后一面。见儿子回家,刘老汉止不住眼泪流出抓住儿子的手,把自己未了的心愿都说给儿子,比如答应东家的事情未办,借用西家的钱物未还,所有能想到的都一一交代清楚,并一再叮嘱儿子今后一定要与人为善,走正路,做一个正直的人。 听到父亲叮嘱,刘生忽然想起自己在鬼坡上遇到的几个人,问父亲是否来过。父亲听了连连点头:“儿啊,那几位就是来接我走的仙人啊,本来我前天就已经阳寿已尽,仙人见我没有把我的心愿交代给你,所以宽限了这两天的时间,这是仙人给我见你一面的时间,了了我的心愿啊!” 刘生听罢,赶忙带家人到供桌前叩拜,感谢几位仙人对父亲和自己的恩赐。 说话间,已经天晚,这时天气骤变,天空中出现雷鸣电闪,供桌上的香烛几次都要熄灭,因为有人护着,一直延续到夜里十二点,整个晚上,所有亲友都围坐在刘老汉周围。子时到来,刘老汉满脸笑容,对儿子和亲友说了声:“仙人来接,我走了。”便乘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