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红色的出租车穿过一片荒凉的秸秆地,摇摇晃晃的驶向前方一座孤伶伶的大院子,大院子的西北角有一座高耸的大烟囱,在傍晚灰暗的天空里如同怪兽的大嘴,不停的吐着滚滚浓烟,这些浓烟冲向高空,又随风渐渐飘散,把附近笼罩上了一股焦臭难闻的气味,像是……烧尸体的味道!
        
        出租车的后座上坐着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少女,她叫小婷,长得眉清目秀,瓜子脸,眼睛大大的,眉毛细长微扬,有化过妆的迹象,头发也很长,是个标准的美女。出租车司机不时透过反光镜贪婪的打量着她的美色和短裙下露出的一截大白腿。
        
        小婷微闭着眼睛,把头斜倚在车窗上昏昏欲睡。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化妆包,里面装满了各种专业的化妆用品。忽然,出租车从一个大坑里经过,车身一晃,“咚”的一下,把小婷撞醒过来,她揉了揉被撞疼的脑袋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不禁诧异道:“这是哪?不是要去医院吗?怎么来这儿了?”
        
        那个四十来岁的司机无语的道:“小妹,你睡迷糊了?不是你让我送你到县殡仪馆的么?还说什么去应聘化妆师。难道你忘了?”
        
        “应聘化妆师?”小婷拍了拍脑门,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确是去应聘化妆师的,一想起这事,小婷就满肚子苦水和怒气。好歹自己也是辛辛苦苦学了三年的化妆专业,结果到头来却是去给死人化妆,坑爹的化妆培训学校,当初招生简章上明明写着毕业包分配工作,工资不低于五千,谁知毕业的时候,学校领导说什么行业竟争激烈,岗位供大于求,竟然一纸介绍信把自己塞到这种鬼地方给死人化妆!还美其名曰:给死人化妆最锻炼基本功。唉,人性啊,良知啊,都被狗吃了有木有?这尼玛大门口挖陷阱——坑爹坑到家了!
        
        小婷愁眉不展的看着窗外,不一刻,车便开到了殡仪馆的大门口,车缓缓停住的过程中,小婷的视线里出现一个穿棕黄色衣服的老头,正蹲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下吧嗒吧嗒的抽烟,他的身旁,还有一条体形硕大的黑狗,正流着哈喇子趴在地上贪婪的啃食一根长长的骨头,那骨头很细长,上面还连着血红的筋肉,看不出是什么骨头,老头子一边伸手摸着狗头,一边用他那双尽是白眼仁的浑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小婷心里顿时笼罩上一层不舒服的阴影。心想,这个老头的眼神真的好奇怪,仿佛有种幽深的怨气在里面。
        
        “嗨嗨嗨……小姑娘看啥呢?没见过老头和狗啊?到了,快下车吧。”司机见小婷半晌没反应,只得没好气的提醒她下车。小婷刚才被古怪老头有点吸引住了,听到说话才回过神来,尴尬的笑笑开门下了车,她走到车尾,打开车箱,取出自己的行礼箱,然后付了车钱,便拉着箱子向着殡仪馆的大门走去。刚走两步,耳朵里隐隐听到身后司机轻声的嘀咕了一句:“真搞不懂,现在的小青年都是怎么想的,好好一小姐妹儿做点啥不好?非要去给死人化妆,唉……”
        
        小婷闻言站住,暗骂道:“你妹的姐已经够悲催的了,你还给姐添堵!”当下转身从化妆包里掏出一支眉笔,脸带微笑的走到司机面前把眉笔对着他的脸凑了过去,司机惊疑后仰道:“你……你想干嘛?”小婷眯起眼睛露出一抹阴笑道:“给你化妆啊,不收钱。”
        
        “喂!小丫头片子,不带这么玩的知道不!小心进去碰到鬼!”司机不悦的嘟囔了一声,一轰油门把车开走了。小婷吐了吐舌头鄙视了一下,想起他刚才那副窘迫的表情忍不住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刚走到大门口,就见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从远处快步走来。他走路的样子让小婷瞬间联想到《举起手来》里的潘长江,小婷差点没再次笑出来。
        
        “嘿嘿,你就是小婷吧?我叫小东玲,是殡仪馆的馆长。你可以叫我玲馆长,如果不介意,也可以叫我离哥。”小东玲一脸灿烂的笑容道。很显然,学校是提前跟这家殡仪馆打过招呼了,这坑爹学校好歹也算送佛送到西了。
        
        “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是这个离哥吗?”小婷清唱了一句,然后微笑的打趣问道。
        
        “哎哟喂!老妹儿你可真幽默,刚见面你就给我整一首离歌,你这不是故意砢碜哥么?”
        
        “呵呵,没有啦!”小婷见他手舞足蹈的样子就像在看二人转。
        
        “来来来,把箱子给哥,哥帮你拿,跟哥先进屋再说吧。”小东玲是个瘦高个,操一口东北口音,有着黑土地里天生的幽默感,走路有点O形腿,不过嘴巴倒是能说会道。热情洋溢跟见了亲娘似的。
        
        
        
        
        
        就这样,小婷跟着小东玲穿过空旷的大院,到了一排两层高的宿舍楼前。小东玲告诉她,她的宿舍已经安排好了,在二楼。在上楼梯的时候,小婷忍不住问:“离哥,这里这么大,可怎么没见到有别的工作人员啊?”
        
        小东玲嘿嘿一笑道:“这个问题嘛,刚才的新同胞们基本上都会问,其实咱殡仪馆不同别的地儿,很多都是附近的村民在这里当临时工,到点就下班回家了,所以嘛,这个,到了晚上,基本上就剩我和那个贾伯在这里镇馆了。”
        
        “哦,哪个贾伯?”小婷一边随口问着,一边环视周围的环境,所见的都是很陈旧的器物,脚下的水泥楼板也都被风雨剥蚀得裂了口子,真担心一脚踩下去就连人带楼一起塌了。空气里那股焦臭味比在路上时更浓了,薰得小婷不住的皱眉,有种想呕吐的冲动。
        
        “贾伯啊,就是刚才蹲大门口死呆死呆的那个老头啊,他是这里的焚尸工,很早就来这里干了,以前他是个赌鬼,赌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后来没地儿呆了,就来这里了。据说经他手化灰的死人,那老鼻子去了,堆起来都能填平一座水库哎。”
        
        “啊?好恐怖哦。”小婷震惊道。
        
        “唉,这人一旦上了岁数,脾气就有点古怪,口味重,以后你跟他相处,可要小心点,千万别惹火了他。连我都不怎么敢得罪他,我估计是跟死人处久了,所以连性格也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小东玲的话匣子一打开,好像就关不上了似的。
        
        “你……你别吓我好不好?”小婷脸现惧色,抱怨的道。
        
        “哎唷喂,老妹儿,你看我这张嘴,尽捡些你不爱听的讲,好吧,哥不说了。这是你的房间。你自个收拾收拾,一会儿我叫你下来吃晚饭。”小东玲说着,就把箱子放下,然后就下楼去了。
        
        小婷在房间里收拾了老半天,在墙上贴了几张自己喜欢的明星海报,又在床头柜上摆了一个自己刚买的喜洋洋闹钟,当下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四下里一打量,总算把这间不大的宿舍收拾得像样一点了。
        
        她下意识的搓了搓手,忽然感觉有点粘乎,着眼一看,手掌粘了不少奇怪的污渍,暗红暗红的,像是……血!小婷猛地一惊,随即却想: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别自己吓自己,也许是床梆上的红油漆吧,现在是南风天,潮气重,可能把油漆浸化了。
        
        这间房带了一个小小的洗手间,这是小婷对这里唯一满意的地方,看着两手脏脏的,她便去里面的洗手间洗手,此时天气已晚,洗手间里的开关按了几下没反应,大概是灯坏了,小婷大骂晦气。对面的窗户没关,风刮着一块破窗帘不停的煽动,像是有一只手在故意摆弄。小婷感到有些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把手机打开,借着屏幕的光线一步步走进去。突然,她听到墙角的一个烂纸箱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而且纸箱的两片纸盖还在不停的扇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小婷的心吊到了嗓子眼,但仍是壮起胆子走过去,伸手轻轻的掀开了纸箱盖,“嗖”的一声,猛地一只野猫从纸箱里高高窜出。
        
        “啊!”小婷吓得向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那只野猫一刻不停的窜上窗户,钻出去消失了。小婷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了。不过见到只是只野猫,也就缓缓的镇定下来了,她吞了口口水,靠过去想把那纸箱扔掉,以免野猫下次再来,可是当她把纸箱拎起来时,突然掉出来一个条状的东西,黑暗中看不清是什么,小婷把那个东西拣起来用手机一照,“妈呀!”顿时大叫一声,那竟是一根人的手指!已经被猫啃得几乎只剩骨头了。
        
        小婷疯狂的扔掉手指,慌忙的爬起来撒腿就往外面跑,她快速拉开门,正要冲出去,乍然间门口站着一个人,小婷一下撞在那人的胸口。这一下,小婷才看见,那是一个老头,一双浑浊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自己,正是贾伯!
        
        “啊!!”小婷再次尖声大叫。想转身向楼下跑去,可是刚跑出三步,突然一条大黑狗正蹲在走廊当中,像一尊黑面佛似的朝她突然“汪汪……汪汪汪……”的怒叫,低沉的狗叫声把小婷惊得刹住了步子,一人一狗,把小婷夹在中间进退不得,她只好紧靠着墙壁,无奈的哭了出来!心里大骂:“尼玛,要不要这么无厘头?姐虽然不是吓大的,可你们也用不着这么虐姐吧?”
        
        
        
        
        
        “小杨……你怎么了?别害怕!我是来叫你下去吃饭的!”贾伯发出一股嘶哑难听的声音,说完连续的咳嗽起来。
        
        小婷哭道:“卫生间里有……有……有人的手指。”
        
        贾伯阴阳怪气的问道:“厕所里有苍蝇,奇不奇怪?”
        
        小婷挠头想了想道:“不奇怪。”
        
        贾伯又问:“那,殡仪馆里有手指,奇不奇怪?”
        
        “………………”小婷被问懵了。
        
        贾伯咳嗽几声道:“以后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走吧,去吃饭。”
        
        小婷无语透顶,半天才稳住情绪,跟着贾伯一起进了一楼的一间昏暗的房子里。贾伯告诉她,这房子是他和玲馆长一起做饭用餐的厨房。
        
        “玲馆长怎么不在啊?”小婷不安的问。拉过一张木椅子坐下。
        
        “哦,他临时有点事,赶去县城了,要明天才回来。”贾伯话很少,不苟言笑,简单说了几句,便去厨房端菜去了。小婷听闻此言,心里更加不安了,本来人就少,玲馆长一走,就剩自己和这古怪老头在这阴森恐怖的鬼地方了。
        
        不过奔波了一天,她肚子还真是饿得咕噜叫,为了分散自己和饥饿和恐惧感,小婷打开了桌上的一台旧彩电,这时,听到主持人报道:“昨天凌晨两点,锦宾路兴龙大酒店发生一起服用安眠药自杀事件,据悉,该死者是本县县长温子强的女儿温雪婧,有关此次自杀事件的具体情况,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贾伯端着一大碗热汤放在桌子中央,啪的一声关了电视,又递给她一副碗筷,淡淡的说了声:“吃饭的时时别看那些恶心的东西。”便不再多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小婷腹诽道:“至于嘛?电视也不让看,怪老头!死老头!”此时已口干舌燥,便拿起钢勾往碗里舀汤。这汤很清淡,有豆腐半浮在汤里,小婷问道:“贾伯,这是什么汤啊?”
        
        贾伯道:“尝尝就知道了。”
        
        小婷舀了几勺,津津有味的喝了起来,这汤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味道鲜爽无比,于是她再次用勺子去舀汤,她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捞底舀了一下,一个圆滚滚的球状物被舀在勺子里,小婷仔细一看,一个大白球上露出一个黑珠子,“啊!眼睛!”
        
        “哐当”一声把钢勺猛地扔在桌上,那只眼球滚落在地,被一旁的大黑狗一口就咬进嘴里大嚼着吃了!
        
        小婷一阵恶心,跑到门口大吐起来。贾伯淡淡的道:“放心吧,那是牛脑炖牛眼。我眼睛不好,所以经常炖牛眼补补。”
        
        “牛……牛眼?”小婷开始还以为是人的眼睛,听到是牛眼才稍微好了一点,不过还是觉得忒尼玛恶心。半天,才重新坐回椅子吃饭。可能是实在饿得慌了,小婷不再喝汤,盛了一碗白米饭,夹起菜就着饭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
        
        “这青椒炒的是什么啊?真好吃,贾伯,你真会做菜。”
        
        “青椒炒舌头!”贾伯嘶哑的回答道。
        
        “哦,是牛舌头吧?好吃,我还要一碗,呵呵。”小婷下意识的以为牛舌头和牛眼睛应该是配套的。
        
        贾伯没有回答,只是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阴森古怪的嘶笑:“咔咔咔……”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