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婷听到动静,心想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狗鼻子那么灵,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再不逃可来不及了。当下豁了出去,突然拔开草垛钻了出去,撒腿狂奔。身后顿时传来狗叫,大黑狗疯狂追了上来。她毕竟跑不过凶悍无比的黑狗,才跑十几米,就被从身后窜上来的黑狗猛地跳起扑倒在地,大黑狗张开生满尖牙的大嘴就要往小婷脖子咬去。小婷惊声大叫。贾伯这时也跑了上来,大喝道:“畜生,不准咬!留活的!”
        
        黑狗差点咬下去,被喝住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怒吼,一条长长的舌头正垂在小婷的小脸上方,馋涎一滴滴的落在她的嘴边,散发着阵阵恶臭。这一幕实在太吓人了,小婷差点被当场吓死。
        
        贾伯走上前阴森森的冷笑着把小婷的头发一把揪起,狠狠的道:“小杨,叫你别跑你还跑,走吧,咱们回去再说!”
        
        “贾……贾伯,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杀我,警察一定会把你查出来枪毙的!”
        
        “老实点,少废话!乖乖跟我回去,否则,我让狗把你活吞了!”贾伯威胁道。无奈,小婷被连拉带拽的拖回了焚尸房。
        
        贾伯找来一条粗绳,把小婷牢牢的绑在墙边的一个木架上,嘴里也塞了一团烂布,免得她叫喊。小婷望着墙上挂满的大大小小几十种刑具,带钩的带刺的一水儿的排过去,吓得眼泪滚滚,一个劲的摇头希望贾伯放过她。贾伯却全然不做理会,他从墙上取出一把闪着寒光的斩马刀,走到小婷面前,狰狞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刀刃,又把刀身在小婷的脸颊上来回梭动,渐渐的刀口滑向她的胸前,贾伯的眼睛顿时冒光,他轻轻一挑,便把小婷领口的一粒扣子挑掉了,但只看了一眼,随即完全失去了兴趣。不得不说,有时候平胸也是一种最好的防卫。
        
        正在这时,那条大黑狗使劲的叫了起来。贾伯瞥了一眼大黑狗道:“畜生,见到鲜嫩的女人就馋嘴,说,想吃什么?”黑狗像是成了精,能懂人话,对着小婷的手叫了几声。贾伯明白过来,便道:“那好,就先砍下她的手给你吃吧!”
        
        于是,便去解小婷的右手绳索,刚解到一半,突然门口传来“砰砰砰”几声拍门声。贾伯一惊,迟疑了一下,拍门声再次响起,贾伯只好走过去微微开了一条门缝,见是玲馆长,便把门打开了。玲馆长走进来看到小婷被绑住,当即大怒道:“贾伯,你干什么?你疯了?怎么把小婷绑了?快放了她!”玲馆长当即冲到小婷面前,便去给她松绑,小婷大喜,心想得救了。
        
        贾伯并没有说话,悄没声儿的走到玲馆长背后,缓缓的举起了斩马刀,小婷呜呜闷叫,想提醒玲馆长身后的危险,但是贾伯却没有动手,只是淡淡的道:“她知道了我们的秘密。”玲馆长解绳子的手当即停住了,叹息道:“唉,真是不应该啊,可惜,这么好一个姑娘,才来一天就……唉……”
        
        随即转过身对贾伯道:“既然如此,那也该着她倒霉,这样吧,我去找一瓶红酒,再找两副刀叉,今晚咱爷俩来个人肉西餐,你看怎么样?”
        
        贾伯拊掌怪笑道:“好,好得狠。别忘了弄点陈醋。手指不醮醋可不好吃。”
        
        
        
        
        
        “没问题,不过你可不准先偷吃啊!我去去就来。”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小婷听着他们一唱一喝说得跟玩似的,简直像在做一场恶梦,这玲馆长原来也是个食人恶魔!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怎么办?
        
        便在此时,只听那焚尸炉门再次“砰”的一声闷响,似乎有东西在里面挣扎。大黑狗一听到动静,怒叫着冲过去,隔着一米直冲炉门狂吼,又是一声沉重的撞击,大黑狗被彻底激怒了,它凶狠的扑上去,前爪不停的抓挠炉门,贾伯惊道:“黑仔,别碰炉门!”
        
        但已经晚了一步,大黑狗用爪子一下拔开了炉门的栓子,突然间,“砰”的一声大响,炉门猛然弹开,似有一股寒气从里面直冲而出。那扇炉门诡异的一下一下开合扇动,重重的撞击着,贾伯吓得双腿直颤,但此时也顾不了太多,他操起斩马刀,狠狠的冲向小婷,便要挥刀把她的脑袋砍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小婷惊得瞪大了眼睛,心想,这次死翘翘了,干脆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可是等了片刻,对方却没有动静,小婷睁开眼,只见贾伯的刀高高扬着,但硬是砍不下来。只见他身后,竟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半透明影子,一只尖细的手握住了贾伯的手腕,令他动弹不得。小婷这回是真的见到鬼了,现在她的右手已经被解绑,正是反击的大好时机,用力一抽,挣脱出来,混乱间探进口袋,摸出一根眉笔,一咬牙想也不想,直往贾伯眼睛刺去。
        
        “啊!”贾伯一声惨叫,左眼珠上已经直直的插着一根眉笔了,他痛得倒在地上扭曲挣扎,伸手乱摸,一下子摸到那把砸温雪婧脑袋的大铁锤,当既便高高扬起想把小婷砸死,这时,那鬼影已经闪到大黑狗旁边,猛地一扑,竟上了黑狗的身,黑狗突然猛扑向它的主人贾伯,死死咬住他扬着铁锤的手,“当啷”一声,大铁锤掉在地上,贾伯被狗扑倒,右手几乎被咬断,惨叫连连。
        
        小婷也不知哪来的胆量,豁出了性命,操起地上的铁锤,用力的从身后抡向贾伯脑袋,一声骨裂筋断的闷响,如同砸烂一个西瓜一般,贾伯脑浆鲜血一齐飞溅。当场惨死。小婷看到这血肉模糊的脑袋,吓得瘫坐在地上,不住的倒退。这可是她第一次杀人啊!实在太血腥了,令她再次呕吐。
        
        而那条黑狗竟用嘴咬住贾伯的脖子,一点一点的把他往焚尸炉拖去,它跳到推送架上,又把贾伯整个人连同砸烂的脑袋一齐拖了上去,一直拖进黑洞洞的炉膛中,推送架自动的往里一缩,“砰”的一下炉门重重的自己合上,开关自动开启,随即传来凄厉的狗叫和爆烈声。
        
        小婷正想起身逃跑,刚站起来,大门突然被人推开,玲馆长出现在门口,只见他手中提着一瓶红酒,还有一袋花生米,准备前来生吃小婷的,可是突然没看见贾伯了,而且小婷也逃脱了捆绑,他一想马上就明白过来,当下假笑道:“小婷,贾伯呢?你别紧张,我们跟你闹着玩的。呵呵。”
        
        小婷一步步后退,脚突然碰到地上的斩马刀,她心里已经有了准备,这时玲馆长朝他一步步紧逼过来,嘴里却还不停的说着很轻松的笑话,似乎想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玲馆长笑着说完这一句,说时迟那时快,他突然从口袋掏出一把西餐钢叉,猛地扑向小婷。这一叉“噗”的一声刺入了小婷的肩膀,小婷痛叫一声,右手一摸,便握住了地上的斩马刀,待他拔出钢叉正要插向自己的眼睛时,小婷大刀一挥,砍向了玲馆长的手腕。
        
        玲馆长惨叫一声,右手齐腕被砍断,整只手掉落在地上,还在不停的抽动。小婷毫不迟疑,再次挥刀乱砍,这一刀,砍中了玲馆长的左边大腿,一条长达二十多公分的口子皮开肉绽,鲜血狂喷……
        
        
        
        他见大势不妙,挣扎着爬起身,直冲出大门,小婷此时完全杀红了眼,仇恨使她失去了应有的理智和温柔,心里只有一句话:“尼玛都以为女生好欺负是吧?姐今天就让你知道惹火姐是什么下场!”当下提着不停往下滴血的砍刀一步一步朝着门口走去,那气场,直逼当年叱咤风云血洗江湖的洪兴大佬。
        
        玲馆长的大腿伤到了骨头,流血不止,他嚎叫着向前奔窜,但还是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跑到走廊尽头时,已经体力不支,软倒在地上,却还仍然死命的一点点向前爬行,小婷把斩马刀在走廊的铁栅栏上一下一下的劈砍着,走一步就砍一刀,每一刀下去,就见火星迸溅,发出“当”的一声寒彻心扉的脆响。那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走廊上,余音袅袅,令人心胆俱碎。
        
        小婷带着强烈的杀气,一步一步逼近玲馆长,只见玲馆长哭喊着求饶道:“老妹儿,别玩了,哥知道错了,你行行好,放过哥吧?呜呜呜……”
        
        小婷在他面前停住,脸上溅满了血肉和脑浆的小婷早已没有曾经的美丽模样,而是变得异常可怕,她呵呵一声冷笑,并不说话,突然哀怨无比的唱起一首歌来:“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拥着沉默,用心跳送你,辛酸离歌……”
        
        玲馆长欲哭无泪,求道:“别……别唱了,太渗人了啊!”
        
        “呵呵呵,玲馆长,你和那个老不死的贾伯都不是好东西,你也知道害怕啊?刚才不是还想拿我下酒吗?你们这两个变态,为了钱,你们竟然把一个没有死的人活活杀死,把你们留在世上只会祸害无辜,好了,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玲馆长哭道:“你别只会说我行不行?你来给死人化妆,不也是为了钱么?不然谁愿意来这种鬼地方上班啊?”
        
        “哼,你少跟我扯犊子,我用劳动赚钱正大光明,可跟你们不一样,你们阴狠恶毒,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还变态到吃人肉,留你们这种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在世上只会祸害更多无辜的好人,你的报应来了,去死吧!”盛怒之下,猛地一刀砍向玲馆长的脑袋,杀机一起,小婷的刀就停不下来了,只听见“笃笃笃”一连串砍骨剁肉的声音响起,无数的血箭宛如星期天公园里盛开的喷泉,有种凄绝的美感,浓重的血腥味已然充斥四周。玲馆长的惨叫声渐渐弱了,最后终于倒在血泊中没了动静。
        
        小婷挥舞着一头乱发,足足砍了三十几刀,才无力的停住。坐着休息了一会儿,紧张的情绪一旦松懈,惊恐和委屈便一齐涌上心头,她靠着墙嘤嘤的哭泣起来,过了许久,她才把玲馆长被砍得面目全非的尸体艰难的拖回焚尸房。长长的走廊上留下一道宽大的血迹。
        
        小婷把玲馆长用力的横抱而起,扔在推送架上,用力一推,送进焚尸炉中,开动开关,嗞啦嗞啦的焚烧起来。一直烧了半个小时,小婷恢复了一些体力,便向门口走去,这真是一个疯狂的夜晚,疯狂的像在做一场恐怖的恶梦。
        
        脑中信马由僵的胡乱想着,小婷便踉踉跄跄的向外走去。
        
        “砰!”突然一声沉闷的响声从身后传来,小婷惊疑的缓缓转身,只见炉门打开,从里面伸出一只惨白的手,紧接着,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女人从里面爬了出来!她那染满鲜血脑浆的长头发垂散在面前,简直比贞子还恐怖。
        
        
        
        
        
        小婷认得,正是惨死的温雪婧。小婷不知道她要干嘛,双腿像打了麻醉剂一般挪不动半步。只见温雪婧歪着脑袋,一步一晃的向她走来,然后一把拉起小婷的手,沙哑的哭道:“谢谢你,替我报了大仇,谢谢你。”
        
        小婷见她没有恶意,便颤抖着声音道:“雪婧,别谢我,应该是我谢谢你,是你救了我,可是……你为什么那么傻要自杀啊?”
        
        温雪婧凄声道:“唉,是我太冲动了,我男朋友是个混混,不务正业,三番五次的找我借钱,后来我烦他,就提出分手,可他却死缠烂打缠着我不放,我气得甩了他一耳光,谁知他回去后竟然把我和他的……那种照片散播到网上,我没脸活下去,一时想不开,所以就吃安眠药自杀了,谁知道安眠药也有假的……”
        
        小婷神色凄然,一把搂住温雪婧哽咽道:“雪婧,你真傻,就这么死了,你男朋友一滴眼泪都不会为你流,多不值得啊?”
        
        “呜呜呜……”温雪婧后悔万分,紧紧的抱着她,两人哭成一团,正伤心着,突然听到焚尸炉再次传来响动,好几只枯槁的手从炉膛里伸出来在炉门口抓挠,温雪婧也看见了,她忙道:“姐姐你快走,那些冤魂要拉你一起下地狱!快走啊!”说着便用力的把小婷往门外推,温雪婧则跑到炉门前用身体挡住那些爬出来的冤鬼,大叫:“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小婷惊醒过来,当下拼命的跑出大门,回头的瞬间,看见温雪婧正在被无数的冤鬼撕扯、啃咬。小婷心中一痛,却已无力相救。小婷一边跑一边落泪,突然一阵强烈的爆炸从身后传来,震得地皮乱颤,身后的焚尸房炸成了废墟,周围的砖石瓦砾纷纷塌陷坠落,一切都在快速的土崩瓦解,被一股巨大的吸力不断的吸进爆炸后的焚尸炉中。
        
        小婷拼尽了全力,才九死一生的逃出这座诡异骇人的殡仪馆,回头远远一望,整座殡仪已陷入一片火海,那座高高的烟囱也在大火中轰然倒塌,猎猎的火焰声中,仿佛还传来无数凄厉幽怨的哭叫声,也许是一直被困在这座焚尸炉里的冤魂吧。她不再迟疑,朝着北斗星的方向一直走。夜晚的风吹得人很舒服,小婷在无边的旷野里自由的走着,心想多么惊心动魄的一个夜晚,然而,自己的人生才刚开始,就被残酷的命运无情的画上了句号。第一天上班,就经历了一场腥雨血雨,挥刀血洗殡仪馆,这算是一场误会么?唉,人生要悲催,就是躲上天也会被雷劈下来。
        
        小婷知道躲是躲不掉的,于是她只好去县公安局自首,可是当她向作笔录的警察一五一十的讲述完自己昨晚的经历时,那名警察好奇的望着她,问道:“杨小姐,你是写小说的吗?”
        
        小婷一阵语塞,忙摇头表示不是。警察又道:“你所说的那家殡仪馆,早在十二年前就在一场大火中烧毁了,现在那里只有一片残垣断壁,你又怎么可能去过那里?”
        
        小婷完全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如此真实的一幕幕情形,绝对不可能是做梦。她又追问:“那你知道有个叫温雪婧的女孩吗?她是县长的女儿,昨天死的。”
        
        “哦,知道,不过她不是昨天死的,而是十二年前。你要是不信,我们这里还有当年她自杀时的备案。”
        
        此时的小婷只是喃喃自语的道:“难道,我穿越了?还是我真的见鬼了?”
        
        警察见她不住的胡言乱语,就派了两名手下把小婷送到了县精神病院做精神鉴定,而鉴定结果却证明,小婷并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此事便也不了了之了。
        
        三年过去了,小婷如今在县里一家婚纱店里做新娘化妆师,工资的确是五千以上。看来那个坑爹的化妆培训学校并没有骗她。她也找到了一个当老师的男朋友,小日子过得很幸福,只是每次男朋友请她出去吃饭,有三样东西她是绝对不吃的:一,汤。二,青椒。三,烧烤。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