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旧上海,当地的本地人都很喜欢住在他们自己的小窝窝里,也就是筒子楼里,但是外来的人却没有安身立命之处,只好在旮旯胡同里,找些便宜的旅馆租住,在当时上海这个是十分普遍的,其中有一家小旅馆最是出名,在那个时代掀起了一股吓人的血腥的风波。
        
        这个叫做“玫瑰旅店”的小旅馆,今天入住了几个客人,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夜总会小姐,一个浑身补丁的贩卖鱼虾的小饭,一个眼睛溜圆,四处打量的瘦小青年,一个在码头做苦力的工人,还有一对来上海寻亲的老夫妇,这几个人的到来,把旅店的老板给乐坏了,难得这么好的生意,可以赚上一笔了。
        
        依次的分发了房间钥匙,老夫妇年纪大,住在了一楼的101号房间,夜总会小姐和瘦小青年分别是201和203,202号放已经有人了,码头工人和鱼虾小贩因为很早就要开工,旅店老板怕他们打扰到其他住客就把他们安排到了,103和104号房间,老板自己住在102号房。因为正对着大门口随意方便些。
        
        等安排妥当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这时候突然旅馆内灯全部熄灭了,全市大停电,旧上海这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大家也就不慌张了,反正都晚上了,也没有什么事情,早点休息睡觉也就是了。
        
        可是大家刚刚躺下没多久,忽然一声惨叫从二楼传开,是个女人的尖叫,然后大家都惊醒了开来,旅店老板点上蜡烛,然后看到大厅里以及占满了住客,大家也都纷纷议论着,出了什么事啊,然后又是一声尖叫,大家这时都跟着旅店老板来到了二楼,只见二楼几个住客也都出来了,在议论着什么,当老板接着烛光看去,发现只有那个瘦小青年,和夜总会舞女在,可是尖叫是谁的?二楼就只有舞女一个女性啊?当大家注意力都看向了唯一关着门的202号房间,老板心里也十分纳闷,这个202号房客不是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才下班回来的吗?他的屋子里怎么可能有女人的尖叫呢?
        
        当旅店老板下楼拿202号客房的备用钥匙的时候,突然门被推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老板一看,正式202号房客,只见他身上湿淋淋的,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旅店老板就开口说道:“您可回来了,刚刚停电了,然后你屋子里好像有个女人在尖叫,大家都出来看了,我也正打算拿钥匙开门进去看看呢,你正好回来了,你屋子有个女人?
        
        这个高大健壮的男人一听,脸色顿时一白,然后说:“什么女人,我房里只有我一个人,哪里来的女人啊。”说完就转身上楼去了,大伙也都跟着,等他开门后大家发现他的房间里,空无一人,根本没有女女,哪里来的尖叫啊?
        
        这个高大的男人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对着旅店老板说道:“老板你看,我住的好好的,你们却说我屋子里有女人的尖叫,你这还让我怎么住啊?这黑灯瞎火的,多吓人啊,我不住了。”
        
        老板急忙说道:“别啊,你就差一天了,我现在也没钱退给你啊,你就在将就住一晚上吧,可能大家听错了都,不是你这屋,再说现在都黑天了,又停电,你也找不到住的地方。”
        
        壮硕男子看着外面,然后又看了看这些住客,仿佛下了什么决定后说道:“那我就在住一晚吧,明天再走。”
        
        大家在纷纷议论中,男子关上了房间门,大家也都散去了,各自回房间。
        
        一夜无话,二楼203的那个瘦小青年,早上出门的时候,发现202那个健硕男子的房间们竟然敞开着,然后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传开,瘦小青年一看,顿时吓的脸色煞白,只见202房间里竟然满是血迹,然后在房间地板上,竟然是一张人皮?一张穿着红衣的被剥下来的女性皮肤,可那个壮硕的男子却没了踪迹。
        
        巡捕房的人来检查过了一下,然后处理了下现场,带走了那张红衣人皮,然后又把旅店里的所有人都问了一遍,告诉他们在案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谁也不准离开,如果离开就是凶手,会全城通缉的,这些旅馆里的人都吓坏了,不敢出去,也不敢说什么。
        
        
        
        
        
        旅店老板哭丧着脸,自己旅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还怎么开啊?其余的旅客也都害怕着,毕竟死过人的旅店谁都不喜欢住,特别是住在202隔壁的那个夜总会小姐和203的那个瘦小青年,更是害怕的找旅店老板说要换房间,可是就这么几个房间都住满了,老板万分危难的时候,只好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给夜总会舞女,然后和那个103的鱼虾小贩商量让瘦小青年和他一起住一个房间,房价减半。
        
        当晚旅店老板就和码头苦力一起住在201房间里,辗转反侧,根本睡不着,想着隔壁屋子里的那张红衣女人皮,就吓的瑟瑟发抖,时间也就慢慢的熬着,半夜时分,又是一声惨叫,然后大家都快步出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想着发出尖叫的房间看去,结果发现发出声音的房间竟然是,202号房间,还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家都吓坏了。吵嚷着要退房出去。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一个人又尖叫了起来,是那个瘦小的青年,然后他猛地对大家说又有人皮了,又有人皮了。是鱼虾小贩,这次是鱼虾小贩的人皮。
        
        大家纷纷跑下楼看到103室的屋子里的景象,竟然和202客房里的景象一样,满屋子的血迹,然后地板上平铺着一张人皮,正事那个鱼虾小贩的人皮。这太吓人,也太恐怖了。
        
        旅店老板一把揪住瘦小青年喝道:“是不是你干的?就他一人住一个房间,发现202那个红衣人皮的也是你?你说?到底是不是干的?”
        
        旅店老板疯狂的揪住瘦小青年的衣领,疯狂的叫嚷着:“一定是你,就刚刚还好好的,这么一转眼就这样了,一定是你干的!”说着旅店老板一边说一边哭了起来:“呜呜,怎么回事啊?老天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大家也都七嘴八舌的说着。那个码头工人说道:“应该不是这个小兄弟干的,谁会自己杀完人之后,还大嚷大叫的让大家来看啊,再说也没有什么仇怨啊,还有刚刚那202客房里的女人的尖叫,我老家就经常传说有女鬼半夜尖叫然后吃人剥皮的。难道这个旅店里有鬼?”
        
        他这么说完,所有人都惊慌了,大家如果不是顾忌巡捕房说的,谁逃走,谁就是凶手,就会被全城通缉,不然早就一哄而散的逃离这个玫瑰旅店了。
        
        旅店老板也呆呆的看着大家,然后说道:“大家今天晚上都别回放睡觉了,咱们就在大厅里坐一宿吧,然后等天亮了巡捕房来人调查后再说。”
        
        所有人也就都围坐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聊着,然后有人受不了困意,睡着了,紧接着大家一个接一个的睡着了。
        
        等白天巡捕房的警察来人后,有是清理现场,然后给每个人做调查,也没发现什么异样的问题,然后也没有查找到,所有人所说的尖叫的女人。但是巡捕房的警察却十分坚定的说,凶手一定在你们身边,但是苦无证据,巡捕房的牢房里,都已经满员了,根本没有可能把这些人在再塞进去,只好派了两个巡警在旅店门口守着。
        
        当晚所有旅客们都不敢在回房睡觉了,大家还是围坐在一起,相互的诉苦,码头工人一脸颓废的说道:“这几天都没去开工了,马上就要没钱了,别说住店的钱,就是买馒头的钱都快没有了。”
        
        夜总会舞女没有血色的脸上满是憔悴道:“你还好,还能靠力气吃饭,我一个弱女子,每天被那些臭男人给玩弄还要装作笑脸,真不如死了算了。这几天没上班,估计那些人也不会在找我了,我的饭碗也砸了。
        
        瘦小青年瞪着布满血丝发红的双眼,说道:“可不是嘛,发生这样的事情,别说出去找钱了,就是想睡个觉都不敢,整夜的做噩梦,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一张张人皮,吓死我了。”
        
        旅店老板也是眼圈发黑声音嘶哑的说道:“我这个店里发生这个事情,我看以后也开不下去了,估计卖都卖不出去了。我又该怎么办啊?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壮硕男子怎么不见了?没有尸体也没有见到他出去啊?我当晚就在101,客房门是开着的,正对着旅店大门,什么人如果出去我会知道的啊?”
        
        “对啊。”码头苦力和瘦小青年也都说道:“是啊,他那里去了?根本没见到他啊?难道202房间里的红衣女尸皮,和鱼虾小贩都是他杀的?他并没有走?而是……藏在这个旅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