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近下午,卡里米的街道上没有一个人,里贝克只好收起了画夹和小椅子。
        
        时间还早,里贝克他打算到另外一个叫德比兰的小镇去试试运气,顺便看一看这个地方的风景。里贝克是个画家,他靠着一支画笔游历过很多地方。
        
        在郊外走了一会儿,里贝克感到有些饥渴,可是他的兜里已经没有了钱。正踌躇间,却看到远处的山坡上有一栋造型很不错的别墅,他决定到那儿去碰碰运气。
        
        里贝克敲了半天门,总算有有人出来开门了。这个仆人是个老头,听说里贝克是为画家,他的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惊喜,仆人告诉里贝克,这栋别墅的女主人叫格拉斯,她正在邀请几个好友办聚会呢。不过,格拉斯夫人倒是比较喜欢画像的,她甚至会妆扮成怪异的模样让别人画。以前也有过往的画家尝试过,但是由于格拉斯夫人妆扮怪异,那些画家根本就画不出效果来,这令格拉斯夫人很不开心。
        
        “如果格拉斯夫人不开心的话,你就会很惨的。”仆人说道。
        
        “怎么个惨法?”里贝克耸了耸肩膀,问道。
        
        “他们都会被折磨得住到精神病院去。”仆人回答道。
        
        “你没听说过吗?搞艺术的本身都是些精神正常的疯子。”里贝克笑道:“对了,我叫里贝克,你得先给我一块面包,饿着肚子可没办法集中精神的。”
        
        “好吧,年轻人,你跟我来。”仆人带着里贝克到厨房里,给他弄了块面包和一杯牛奶。“伙计,你的面包烤得糊点,不过也没关系的。”里贝克一边吃着,一边调侃道。
        
        “可能牛奶也有些烫了呢。”仆人笑了笑,说道:“我去告诉夫人一声。”
        
        “哦,伙计,你喜欢发火么,以后做吃的可别开那么大的火。”里贝克对着仆人的背影说道。
        
        一会儿,仆人回来,看到里贝克也吃好了,就把里贝克带到了楼上的客厅里。客厅里的窗帘都掩上了,那盏明亮的大吊灯显得非常的耀眼。
        
        “夫人,这位就是里贝克画家。”仆人把里贝克介绍给格拉斯夫人。
        
        “美丽的夫人,您的气质可真好。”里贝克对格拉斯夫人施以吻手礼,说道:“我们准备开始了么?看到您这么漂亮,夫人,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好的,那我们就进去化妆一下。”格拉斯夫人微微一笑。说完,就带着几位绅士和小姐走进了一个房间里。
        
        “夫人如果再化妆的话,那会把我迷倒的,你说是吗?”里贝克对一旁的仆人调侃道。
        
        “希望你不要晕倒。”仆人狡黠地笑了笑。
        
        很快,格拉斯夫人就带着极为绅士和小姐出来了。只见格拉斯夫人的脸上又黑又烂,如同烧焦了一般,让人看了既恶心有恐怖。那个好看的发髻也不在了,只有所剩无几的几缕头发,身上则焦黑一片,似乎没有穿什么衣服,那纤细的手指如同叉子一般,好像只剩下了骨头!而其他几位绅士和小姐也大同小异,有一位的造型更是吓人,他的头颅几乎就是个骷髅!
        
        “上帝啊!”他们的装扮当即就吓了里贝克吓了一跳。
        
        “可以开始了吗?”这时,格拉斯夫人说话了,她和几位朋友已经摆好了各种造型,有的趴在地上,有的斜坐在墙边,有的仰面躺着。
        
        “呃,当然了。”似乎没看到格拉斯的嘴动,声音却充满了寒意,令听者感到一阵心悸。一看这模样就是要装扮成死人,连声音也装的这么像,简直就可以严僵尸片了。里贝克暗想,如今真是什么人也有啊,这么美丽的夫人,竟然愿意把自己妆扮成这个样子。在他的心里,里贝克认为他们这是使用颜料把自己染成这个样子的,什么嗜好啊!不过,把自己涂染得这么逼真,可见他们也是有绘画功底的。
        
        里贝克不再说话了,他开始绘画了。沉浸在创作中,不知道过了多久,里贝克终于画完了。他伸了伸懒腰,抬起头说道:“好啦,模特们,请起来活动一下吧。”
        
        说实在的,他心里也是感到惊奇不已,格拉斯夫人他们摆好了造型之后,竟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作为模特来说,简直就是太敬业了啊。
        
        格拉斯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一看,发现外面早已经黑了。
        
        “都什么时候了,这个仆人也不知道送些吃的来。”不知道仆人哪儿去了?里贝克摇晃着脑袋,走到了格拉斯夫人的面前,蹲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调侃道:“格拉斯夫人,可以起来欣赏一下您的画像了。我敢向你保证,绝对是……”
        
        话说到这里,里贝克突然感到一阵恐惧,格拉斯夫人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自己的手上一片冰冷。他感到了不对劲,赶紧把手放到了格拉斯夫人的鼻子前,却发现她完全没有了呼吸!
        
        难道是为了让自己绘画,太过投入了。里贝克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格拉斯夫人和其他几位绅士和小姐的身上并不是涂料!
        
        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们全都死了,他们都是死尸!里贝克站起身来,一步步往后退,巨大的恐惧向他袭来。
        突然,那盏耀眼的吊灯熄灭了!里贝克的汗毛顿时竖了起来,只见地上的格拉斯夫人和几位绅士小姐缓缓站起身来,走到画夹前面观看里贝克的画,嘴里发出阵阵恐怖的笑声。
        
        里贝克被吓坏了,他大喊着朝楼下跑去,他要尽快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就在大门那里,一个人挡住了里贝克的去路,他就是那个仆人了。
        
        “妈的,你个杂碎!”想到自己就是被这个仆人带进去别墅里的,里贝克怕极生恨,挥拳就朝仆人打了过去。
        
        拳头重重地砸在了仆人的脸上,只听到“呯”一声响,里贝克感到手上传来一阵生疼。但是,那仆人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不过,大概是因为震动的缘故,他的眼里、鼻孔里、以及嘴里却爬出了不少的蛆来。不用说,这仆人也是一具死尸!
        
        里贝克的大脑一片麻木,他看到二楼里面亮起一片红色的光,几个人影在上面晃来晃去的,他甚至看到格拉斯夫人在窗口不停地在向自己招手。
        
        “里贝克先生,夫人请你去评画呢。”仆人说着话,一手抓住里贝克的手臂,就拖着他往楼上走去。
        
        任凭里贝克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仆人的力气极大,容不得他有任何的反抗。
        
        最终还是来到了楼上,里贝克看到了最为恐怖的一幕。客厅里散发着一阵阵难闻的气味,只见格拉斯夫人和她的朋友在画夹前欣赏着里贝克的作品。慢慢地,格拉斯夫人和她的朋友们又回到了里贝克当初见到时的样子。
        
        “里贝克先生,你画的很不错啊。”格拉斯夫人说着,朝里贝克这边走了过来。
        
        里贝克害怕极了,他没看到格拉斯夫人的脚动,而身后是那个可恶的仆人,里贝克无处可逃。格拉斯夫人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臂。
        
        “怎么了?你这样做不觉得很失礼吗?”格拉斯夫人看到里贝克没有借助自己的手,声音里颇为不悦。
        
        “美……美丽的……夫人……您饶了……我……吧……”里贝克艰难地举起手来,他触碰到了格拉斯夫人的手指,手指顿时传来一阵冰冷。然后,他强忍着恐怖,用颤抖的嘴唇碰了碰格拉斯夫人的手背,一阵令人战栗的笑声顿时响起。里贝克看到自己手里握着的,是一段骷髅手指!而面前的格拉斯夫人又回到了那副恐怖的样子!
        
        “你画的很好,夫人非常喜欢,她希望自己能陪伴你一生。”仆人说道。
        
        不要,一秒钟也不要!不是说画得好就可以离开的吗?但是里贝克不敢说着话。这实在太恐怖了,如果格拉斯夫人不离不弃的话,那可是里贝克一生的噩梦。不管怎样,他决定先逃离这栋恐怖的别墅。稍微平静了一下情绪,里贝克对仆人说道:“伙计,我去看看自己的画。”
        
        说着,里贝克就朝自己的画夹走了过去,那仆人竟然一步不离地跟了过来。突然,里贝克拿起画夹朝仆人狠狠地摔了过去,自己则冲到窗口,直接就跳了下去,顾不得疼痛,站起身就往大门冲去……
        
        身后传来了鬼哭狼嚎般的声响,里贝克顺利地打开了别墅的门,飞快递逃了出来。可是,那个仆人的吼声一直跟在里贝克的身后,时远时近。里贝克不敢多做停留,一路飞奔,朝德比兰小镇逃去。不知跑了多远,身后才没有了那个仆人的声响。
        
        而此刻,传来了鸡叫声,德比兰小镇已经在前面了。
        
        一辆警车停在了里贝克的面前,一个巡逻的警察走下了车来,朝里贝克喊道:“嗨,我是维克力警官,前面那个人,请站住!”
        
        奔逃了一夜,又惊又吓的,里贝克也是疲惫至极,他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累得直喘粗气,维克力走过来盘问里贝克一番。
        
        得知里贝克在郊外别墅里过了恐怖的一夜,维克力也感到不可思议,那栋别墅一个月前着了大火,里面的人全部都烧死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呢?而且,当时他还亲自到现场看过的,由于电线老化而导致的失火,将正在参加聚会的格拉斯夫人和她的朋友们一起烧死,而那个仆人则被烟熏晕了过去,一氧化碳中毒而死的。
        维克力警官不相信他所说的,要里贝克跟自己回到别墅里去看一看。一夜的惊吓,里贝克哪里还敢再回去。可是,维克力对里贝克已经产生了怀疑,他告诉里贝克,自己要对德比兰小镇的居民的安全负责,他是不能让里贝克这样一个陌生人到小镇里去的,而且是这么一个能满口谎言的陌生人,作为德比兰小镇的警官,他有权让可能危害到小镇居民的人远离这儿。
        
        显然,如果不去证明一下的话,自己是根本就无法进入到德比兰小镇的。而周围已经没有了可以去的地方,唯一与这儿相近的小镇,就是卡里米了,可回到那里必经那栋恐怖的别墅,里贝克只好无奈地答应了下来。
        
        乘坐维克力警官的车,里贝克重新回到了那栋恐怖的别墅。这次,他看到的别墅已经不像昨天下午看到的那样造型独特了,别墅的确被大火烧得很破烂。
        
        别墅里面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里贝克随着维克力小心翼翼地来到了二楼,一堆废墟之中,只见画夹端端正正地摆放在了那儿。里贝克颤抖着手拿起画夹,被维克力警官一把抓了过去,他仔细看了上面的画,不由得有些惊诧。这个场面,正是别墅发生火灾之后的情形,格拉斯夫人就是被烧死在靠近墙壁的地板上的!而其他人的位置,也和当初的死亡时的情形是一个样的!
        
        带着画夹,里贝克和维克力警官离开了别墅。维克力在小镇里给里贝克找了间旅馆,他把里贝克的画带回了警局进行调查去了。里贝克休息了一个上午,他想离开这个地方,可是身无分文,只好带着画夹来到街道上招揽生意。
        
        很快,就有人来关顾他的生意了,画了几幅画像之后,里贝克的兜里终于有了钱。看看天色已晚,想到昨天的情形,他有些提心吊胆地回到了旅馆。还好,他度过了平静的一夜。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噩梦终于结束了,里贝克次日一早就起床收拾东西,他打算离开德比兰小镇,回到城市里去。
        
        搭上了前往都市的班车,里贝克一路看着四周的风景,他想用这些美好的风光把心中那些残余的恐惧和不安全部忘却。
        
        一辆警车很快就追上来逼停了班车,车上的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惊讶地看着一切。只见维克力警官来到了班车上,他手里拿着里贝克的画,大声说道:“嗨,伙计,你的东西还没带走呢。”
        
        说完,把画递给了里贝克。
        
        “谢谢。”里贝克有些犹豫,不过他还是接过那幅画了格拉斯夫人和她的朋友的画,随手塞进了他的旅行包里。其实,里贝克并不想看到这幅画,他想忘记那天发生的一切。可里贝克毕竟是个有着良好教育的人,对于维克力警官特意赶来送回自己的画作,他处于礼貌只能表示感谢。
        
        “欢迎你下次再到德比兰小镇做客。”维克力警官说完,就下车离开了。
        
        班车继续前行,司机对乘客说道:“大家注意了,前面就要经过一座大花园了。”
        
        果然,一阵浓郁的花香传来,原来这儿是一个薰衣草种植基地。大家倾情享受着薰衣草的味道,里贝克也觉得旅途很愉快。
        
        直到天色将黑,班车才赶到了市里。乘客们纷纷下车,融入了滚滚的都市人流之中,里贝克也提着自己的旅行包下了车,搭乘地铁回到了阔别数日的家中。
        
        舒服地洗了个澡之后,里贝克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并顺手打开窗户,看一看繁华的都市已经亮起了闪烁的霓虹,美好的生活又将开始了。
        
        一阵风立刻吹了进来,里贝克听到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会一直陪伴着你的!”
        
        恐惧的情绪充满了里贝克的全身,他慢慢地回过头来一看,只见装在旅行包里的那幅画已经掉落在了地上,画上的格拉斯夫人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正狞笑着朝自己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