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你能不能别跟着我啊?真搞不懂你们这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放着家财万贯的爹不要,要和我来实践。特别是你那个老爸,居然同意了。”
        
        “我是认真的,我要做你的助理,我可以不要工资的。还有。我吃的也很少哦。嘻嘻……”
        
        我还不知道不要工资,你那么有钱,而且就你这样的样子带着这么诱人的身材。哦不。体型,一定吃的的不多,蒽,还算合格。停!!这是个祸害,绝对不能留,对,绝对不能留!
        
        “可是,我这是自主创业啊,我不是开公司啊,我可养不起你。”
        
        “不用不用,我可以帮你啊,我可是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贤友哦”
        
        “不行,绝对不行,我这就把你退回去。”但是,我错了,这货直接低着头,望着那刚刚还在笑嘻嘻的脸上顿时一行。应该是眼泪的东西流下来。结果。结果。在我所租的80平米的小楼门口。我,当然还有旁边这位大小姐一起来到了这儿。
        
        我叫夏涛,男,今年20有余。3。大学毕业,无业游民一个。从小在在孤儿院长大,听院长说我是在墓地边上捡到的。额,好吧,是有点晦气。但是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我能看到更多的“人”。对的,就是所谓的不干净的东西。小时候,因为害怕所以都会和别人说,而最终的结果无疑遭到许多人的无视。结果,陪伴着我长大的除了孤儿院的老老少少就是这些东西了。七岁那年,院长东拼西凑把我们院里仅有的三个小孩送去读书,其中两个初中时因为碰出爱情的火花回去组建家庭了。而我就独自一个人走上了取经之路。哦不。求学之路。十年寒窗苦读,现在是一名法律学院毕业的学生。
        
        毕业之后,在院长的帮忙下开了这家事务所。额。还没决定是什么事务所,所以不知道我是老板还是老板娘!我旁边这位是我大学同学,叶熙语,女,全国五百强叶氏百货的千金。而对于这位校花级的人物跟着我出来打拼。肯定不是喜欢我咯,虽然我也这么想过。但是,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我想她要么是脑袋被门夹了要么就是吃饱了撑的。
        
        当打开门进去以后,我就知道我有多后悔把她带来了。“唉,怎么那么乱啊?”“哎哟,看看,看看,冰箱里都有臭袜子。啧啧……”
        
        “唉,快吧你这内裤丢远点,恶心死了”。就这样,三个小时过去了,此时楼下的沙发上躺着两个貌似死人。好吧,半死,因为还在喘气。
        
        看着面前干干净净的房子,再看看旁边这位小脸红扑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美女,脑袋一热,慢慢的凑了过去。
        
        “啊,你要干嘛,流氓、色狼。”
        
        在我把她脸上的灰尘抹掉直起身子的同时,脸上传来了火辣辣的感觉,我知道,如果有面镜子的话,我可以看见我脸上清晰的巴掌印。
        
        “有必要这么激动吗?忙了三个小时还能这么大力的打人,真BT。”
        
        看着我手上黑黑的东西,小语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连声说对不起“行了,道歉就可以了嘛,本小姐一个黄花大闺女,你凑那么近,没用如来神掌就不错了。真是的,自己反思一下,我去洗澡了。不许偷看哦。”
        
        然后。然后。就只留下了一个顶着巴掌印的人在沙发上反思…
        
        我做错了吗???
        
        在小语起身之后,由于肚子的百般抗议,我向厨房慢慢走去。然而,此刻,一只猫正蹲在二楼的楼梯口盯着走向厨房的夏涛,一只全身黑色,尾巴通白的一只猫。
        
        半小时之后,在我夏厨神的手下两碗香喷喷、热气腾腾的。夏师傅泡面完成了。本来是想做满汉全席的,可是菜单不明、资金不足、厨师未定。所以就只有两碗泡面了。
        
        一会儿,小语裹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了。我看着综艺节目,嘴里塞着面,抬起头来看到小语。“额。这是什么。红的。艾玛,流血了。快快快。快打120。”
        
        “真是没出息的东西。”就在我跑向卫生间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鄙夷的声音。
        
        在我多次平复心情之后,感觉自己全身无力,慢慢的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哟,这不是夏大帅哥嘛,怎么,鼻血流完了。哈哈。”
        
        
        
        
        
        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小语,随手把一块毛巾丢给她:“还黄花大闺女呢,你能不能注意点啊,我这儿还有一个大男人呢。你不怕我干坏事我还怕呢。”
        
        “得了,知道你没那个胆。”
        
        “什么叫我没那个胆?我这是为人正直好不?”懒得理她,继续吃我的面。可当我低下头想吃面的时候,看到了茶几上倒印出的镜像,我却呆在哪儿。此时的天花板上,我看见了一个人。不。应该说是尸体!满脸的皮已经全无,剩下的只是一脸的腐肉,一滴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液体正往下滴。尽数滴在了我的泡面里。
        
        不会吧,这么倒霉。我这才没来几天啊。就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最重要的是我的泡面。呜呜……
        
        但是,忽然看到那具尸体胸口的百花,我忽然明白了什么。
        
        “大姐,我说你不用跑到这儿来吓人吧,没事下来坐坐”看着天花板那个鬼,我笑着说。
        
        显然,她好像知道没吓到我,从上面飘了下来。这位是英子,我的朋友。哦不。鬼友。15岁那年,她正被一个很霸道的恶鬼欺负时我出手救了她,所以这就成了她跟着我的理由。坐到我旁边,笑嘻嘻的说:“哎哟,怎么把人都带家里来了,搞定了?”
        
        “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位大小姐的脾气,明显的吃饱了撑的,不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我脾气怎么了啊,别以为我听不见啊,小心我的如来神掌。哼”一旁的小语不乐意了。
        
        对,这位大小姐知道我的秘密,只是她看不见。“行了,我先去睡觉了,忙了一天,又累又困,你们聊。”很显然,旁边有个鬼她感觉很不舒服。
        
        小语走了,楼下只剩我们两个人了。哦不。是一人一鬼。
        
        “这里很不寻常,你最好注意点,刚才我还看到有两个在你门口游荡。”英子说。
        
        “知道了,那些老不死的不就是为了自己能闲着,所以把我丢到这阴气最重的地方,他们还不是想偷懒。唉,谁让自己年纪小呢,这跑腿的肯定就是我咯。”
        
        “我也回去了,你自己小心。有事就叫我!”
        
        “好,去吧,还有,下次再用这种面孔出现我直接用符了,还好没有心脏病,不然都会被你吓死。”
        
        “真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捉鬼师。”
        
        “停,打住,我这不是窝囊,我这是正常表现,好不?”
        
        “行了,别解释了,我走了。”说完飘着就出去了。
        
        没错,我是捉鬼师,而刚才提到的老不死的也就是我的师傅,孤儿院的院长。自从发现我有阴阳眼之后,我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他第185个弟子。虽然我极力反抗,但是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我还是屈服了。而这也不是不愿意成为他的弟子啦,而是因为我的184个师兄都死了。对。都死了,所以我很不愿意。
        
        英子走了,我也要准备睡了,今天忙了一天,累的要死。慢慢的把楼下的电器都关了以后,慢慢的向楼上走去。等等。因为才来这里的缘故,我并没有准备小语的床,而小语刚才已经上楼去睡了,那也就是说。三步并做两步,跑上楼去到我房间门口却看见门口挂着一个牌子——尊敬的夏涛同志,你的房间由于余额不足,今晚暂停对你服务,想要继续使用的话,明天给本小姐买床去!!
        
        本想破门而入的我却考虑到辛苦了一天的小语,顶着一头的黑线慢慢的向楼下走去。什么世道啊,自己的家里有床不能睡。
        
        翻箱倒柜找到了一床毯子,再度的来到了客厅。打开电视,看着NBA的回放,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我是在满屋子的糊臭味中醒来的,睁开眼看见的是一屋子的白烟。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连忙把窗子打开,跑向厨房。
        
        “大小姐,请问你是把原子弹抱到家里来实验了吗?还是你丢了个烟雾弹。”
        
        
        
        
        
        “咳咳……咳咳……哎,我说为什么这鸡蛋不会变成金黄色那种,怎么全是烟啊。是烟就算了,最后出来的还是黑黑的东西。老娘还不信你不变色。”看着从厨房里出来,咆哮了一声又冲进厨房的小语,我连忙跟上去。
        
        额,怎么说呢?我觉得这孩子应该今天是第一次进厨房吧。因为我看见她煎蛋的平底锅里完全没油……没油……油……
        
        “你觉得没有油可以煎蛋吗?你猪啊你。”
        
        “煎蛋要油吗?我不喜欢油。”
        
        好吧,我错了,女生都不喜欢油。什么也没说,把一脸茫然的小语推出了厨房,从她手里抢过铲子,收拾了她的“战场”,只有我亲自下厨了。
        
        十分钟后,两份完美的荷包蛋出现在餐桌上
        
        “咦?怎么弄成金黄色的?你用染色剂了?”
        
        这什么话嘛?我听了差点没站稳。
        
        “你以为有那么多染色剂啊,吃吧,吃了干活了。”
        
        “干什么活?”
        
        看着小口小口吃着蛋的小语,再看看一口被我咬了半边的煎蛋,又是一阵无语。
        
        “如果你不想看见明天早上沙发上还在躺着一个裹着毛毯的人,我们可以不去超市买床。”
        
        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小语语重心长的点点头,说到:“是啊,你那床上好乱,昨晚我又忙活了半天才收拾干净,不过我倒是没什么意见,我又不是没床睡觉。”
        
        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吃完早点以后,两个人关好了门出发了。就在他们走后,那只猫又出现了,而此时它的旁边还有一个人,一个飘着的人。
        
        “又是一个捉鬼师吗?走了,小黑,看来这儿又要不宁静了”说完,一阵黑雾出现,人和猫都消失了。
        
        从商城回来已经下午六点了,在家具公司的人把床摆好之后,我和小语去外面吃了点东西便回去了。回到家后,两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当然,遥控器理所当然在我。旁边哪位手里。而旁边哪位也是一手抱着爆米花一手拿着纸巾看着一口又一口说着思密达的电视剧,流着两行热泪。真搞不懂,这么辛苦还看。这让我想到了某种男女之间的事,同样也是在痛苦中享受快乐。哎哎哎。墙角那位同志,往哪儿想呢。足底按摩不可以啊?真是的。什么思想啊!
        
        一直这样,客厅里两个人,一个看的热泪盈眶,一个昏昏欲睡。突然,我胸前的鬼玉一热,我惊醒过来,连忙把小语护在身后。
        
        “哎哎哎。你干嘛?你手往哪儿摸啊?”小语被我抱在身后,突然说到。可接下来她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也不说话了。
        
        察觉到了鬼魂的方向,我连忙一张魂裂符丢过去。
        
        “朋友,哦不,鬼友,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何必躲躲藏藏呢,你说对吧?”
        
        “哼,感觉倒是挺敏锐,不过你这些小玩意儿可对付不了我!”说着,在我刚刚丢符的方向出现了一阵黑雾,一个鬼影慢慢的走了出来,随手把我刚才丢的魂裂符从身上撕下丢在地上。
        
        “哦,是吗?那你身上怎么在冒烟呢?”
        
        “人类的小子,你最好短期之内离开这儿,这是鬼王的统治中心,留在这儿你没好下场的!”
        
        “哦,是吗?那不好意思了,我这人皮子贱,就留在这儿看看呗!”
        
        “哼,别说我没提醒你,别到时候没地哭,你不是第一个了,在这儿已经有六个捉鬼师死在这儿了,你也不例外。”
        
        
        
        
        
        “没事,人生自古谁无死嘛,早死晚死都得死,我不在乎。嘿嘿……”
        
        “牙尖嘴利的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
        
        “拜拜,灰太狼。”说完,那阵黑雾也消失了。而小语此刻也没心情看电视了,和我说了一声,回房睡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客厅里。
        
        后天事务所就要开张了,看来此次老头子交代的任务不简单啊,能称得上鬼王的一定不好对付,而且旁边还有个小语需要保护,到底他们要怎样动手呢?什么时候开始动手?会不会动小语?还有。我的事务所好像还没有名字啊。什么事务所呢?对。灵异事务所!可这是不是太简单了,而且毫无新意。前面六个捉鬼师都死了吗?好吧,那我就是第七个,七号灵异事务所,恩,就是这个了。想着,拿出电话,拨通了号码:“喂,XX招牌制作店吗?我要定一个招牌,名字是七号灵异事务所。对。七号灵异事务所”
        
        打完了电话,我也上楼睡了。额。还不睡。对。还要接受苍老师的教诲才能睡。想着快步想楼上走去。
        
        明天等着我的会是什么呢?我能够走到什么时候?或许,马上就有答案了。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清晨,被晨跑回来的小语踹醒的我。
        
        嘀咕着向楼下走去。真是的,要吃早点还用这种态度。然而走下客厅我却看见餐桌上铺满了丰盛的早点。皮蛋廋肉粥、油条、养乐多。的确不错。
        
        “怎么样?你以为本小姐装的啊,这才是我的真本事,吃吧,你有口福咯。”
        
        看着垃圾桶里杨记早点铺的外卖包装袋,一阵无语。
        
        “味道不错,下次记得把外卖的袋子扔了在说这些话吧!”
        
        发现了什么不对以后,小语在一旁小嘴嘟囔着。我知道,我这该死的又被骂了。
        
        吃完早点后,两人玩着小猫钓鱼。额。我是被逼的,不然打死我我也不玩这游戏。
        
        这是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是招牌公司的,不由分说收了钱以后,马上开始工作,一会儿招牌就上好了。看着我的事务所如此的顺眼,站在门口独自欣赏着。而此时一个老头子正慢慢的向这边又来。
        
        突然,我看见那个老头,马上关上门,并让小语不要说话。对。是哪个老不死的院长。
        
        “小子,连你师傅你都躲,你不怕天打五雷轰啊。”
        
        “嘿嘿。亲爱的师傅,我这不是试试门好不好用嘛。谁躲你了,我怎么会啊。”
        
        看着不知从那儿钻进来并且做在了沙发上吃着薯片的老头,我只有用这种虚伪。哦不。恭敬的口气和他打招呼。是的,连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20多年以来我一直纠结这个问题,难道他会穿墙???而一旁的小语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人也开口说到:“大哥哥,你好,我是小语。”
        
        大哥哥?!这老不死的至少80岁了。可是他的外貌的确才30多岁。真不知道用的什么护肤品。如果让我知道肯定能大赚一笔。
        
        “嘿嘿,美女好啊。”
        
        “还真好意思回应人家?你是大哥哥,都快过90大寿的人了,还装嫩。”
        
        小语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老头子,半天没说出什么来。对啊。我第一次知道时也是这表情。
        
        “老头,我的枪呢?”
        
        “带来了,估计他们要行动了,你自己注意点,还有,小女娃子,把这符带在身上,一来可以保护自己,二者它可以让你看到那些东西。这有把射魂剑,你拿着,必要时可以帮帮涛子。”
        
        “师傅,这不行,这太危险了!”
        
        
        
        
        
        “没事,我是你的助手啊,我可以帮你啊,嘻嘻……”小语连忙道,一脸惊奇的看着那把小剑,眼睛里的光都快冒出来了。
        
        “不行,绝对……”
        
        “别说了,你和我出去下,我有些事情要单独和你说。”老头子说着,就率先出去了。
        
        让小语自己先看着,我便跟着老头子先出去了。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公园,老头子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天空……
        
        “为什么要让小语冒险?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很危险的……”
        
        “嘿嘿,这可不一定,我在她身上发现了一些秘密,其中之一就是她是纯阴体,那把剑其中大部分作用只是给她防身的,鬼魂最喜欢的就是纯阴体,她现在很危险,所以你得保护好她……”
        
        “那其它的秘密呢?”
        
        “嘿嘿,时机未到,你还不能知道,不然你会后悔的……”
        
        “有哪么严重么?”
        
        “别急,小子,时间会说明一切的……”
        
        “切~装什么神秘啊!魂裂符用得差不多了,记得做一点,没事就回去吧,记得好好照顾我的‘幽魂草’。”
        
        “这么快就想赶我走啊?诶。也罢,我先回去了,走时提醒你一下,快回去吧,他们开始行动了,那女娃子有点危险喔。”
        
        “什么?也不早说!”也不管那老头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连忙跑回了事务所
        
        “哎,这都是债呀!”没人知道老头子这是什么意思,但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一路小跑,赶回事务所,便看到小语躺在破旧的沙发上,昏迷不醒,旁边站着一个老头,苍白惨淡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很明显,他是鬼魂,看那老头想继续动手,我连忙抽出一张魂裂符想丢过去,一击得手,老头似乎也发现了我,向我飘来……
        
        因为符的作用,老头展现出了他原来的模样,这是他是一张干枯的脸,脸上布满了腐烂的孔,肮脏的尸水正缓缓流下……看着老头向我扑来,我一个闪身,绕到背后,掏出灭魂枪朝背后一枪打中腰部,老头吃痛,转身又想攻击,我连忙拿出收魂带,跳到他的头顶,一下子把老头套进去,再一张洗魂符,搞定!
        
        “啊……”随着洗魂符发挥作用,里面的老头惨叫一声,就没了声音!把袋子打开,正想把他装进魂瓶中,却发现老头不见了……
        
        “小子,想抓我,你还不行……本来以为你不在,我可以把这纯阴体带回去邀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可是,这只是刚刚开始罢了,鬼王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你马上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的……”老头不知是怎样逃出来的,此时以飘在了我的面前。
        
        “喔,是吗?那你回去告诉你那什么鬼王,有空来喝茶,喔,不知道你们鬼喝不喝茶啊?”
        
        “油腔滑调,别急,鬼王让我给你带句话。游戏才刚刚开始!哈哈哈哈……”说完,便飘走了,我也没追,赶紧回头看小语。来到沙发旁,摸了摸小语的脉搏,很正常,应该只是晕倒了吧。
        
        可是,为什么收魂袋和灭魂符对那老头不起作用,魂裂符,收魂袋,灭魂符,灭魂枪以及尸埔章是那老头子的五大武器,老头子说过包治百病,喔不,包治百鬼的,怎么那老头回不受影响?还有,小语的纯阴体真的那么受欢迎吗?为什么会注意到我一个小小的捉鬼师?或许,那老头说的对吧,这只是一个开始,真正的困难还在后面……
        
        六月的天,天空中乌云密布,飘着丝丝细雨,老天就是这样,不高兴就摆一张臭脸。额。家里的大小姐也是一样。
        
        看着空中飞过的毛巾、马克杯、拖鞋、帽子、内裤。等等。内裤,还是蕾丝的。
        
        “大小姐,你是不是亲戚来了,再丢就少儿不宜了。”
        
        
        
        
        
        “你管我,你今天要是不把老娘的号码刻在招牌上,我今天就把你这事务所掀了!”
        
        “别啊,这有个号码不就行了,差不多。”
        
        话还没说完,一只拖鞋就在我左半边脸上了。
        
        “你还敢说一样,你信不信我用丝袜套在你头上,把你送到警察局去!”
        
        得,我相信,我这是条件反射般的相信,就这位神经大条的侠女,她绝对会。说着,朝门外走去。
        
        “哎哎哎,你去哪啊,听不下去想跑啊?”
        
        “我可不想去警察局过夜,我去趟招牌公司。”
        
        “这还差不多,去吧,顺便买点干粮回来,存货没有了”
        
        “得,收到”
        
        出门到车库取了车。额。对,不是自行车,也不是摩托车,宝马M6,最大时速250。什么?不是我的?唉,我说你们什么意思嘛,我就不能有好车了,真是。但是,这车还真不是我的。呜呜。谁让我没个500强的爹呢。唉,没办法,这也不是想想就有的。不再抱怨,向招牌店开去。
        
        一路飞驰,可心中却感觉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十字路口,90秒的红灯就像度90分钟一样。突然,副驾驶位上多了一个东西,一张脸。哦不。半张脸早已腐烂,剩下的那只眼睛已经没有了,眼眶里黑洞洞的,一丝灰褐色的液体从眼眶边缘流下来,脖子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而下半身和上半身明显不是一个人的,因为脖子上部是男的,下部是女的,而且拼凑的很不协调。全身上下都爬满了蛆虫、蟑螂。
        
        “有事吗?”强忍着想吐的感觉,但还是问了一声
        
        “哦?捉鬼师?”
        
        “好像是。”
        
        “嘿嘿,你是捉鬼师,可是有个女孩子不是吧。”
        
        艹,刚想动手,那个东西已经不见了,立马调头,向事务所飞奔而去。
        
        事务所门口,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夏涛跳下车向屋里走去。
        
        看到眼前的景象,夏涛都快疯了,楼下已经一片狼藉,满屋子充满了一股腐尸的臭味,楼下客厅地板上,墙上全是血迹,也没有小语的踪影。
        
        不会的,小语不会有事的,她不是还有老头子给的摄魂剑吗?对,不会的,小语不会有事的!想着冲上楼去,撞开小语的门,可小语却没在。
        
        “找人吗?”
        
        一阵黑雾出现,伴随着出现的是一个飘着的鬼魂。还有只猫.....
        
        “小语呢?是不是你干的,你最好快点把小语交出来,不然我会让你知道遇到我的下场。”
        
        “这算是放狠话吗?可是你也得先搞清楚你的对手是谁”
        
        “是吗?”说着,灭魂符就向他丢去。
        
        “哼,不知好歹!收。”
        
        “这是鬼警袋?你是鬼警的人?”
        
        
        
        
        
        鬼警,是一种活跃在人世间于鬼界的东西,他们同样是鬼,只是和鬼魂作对的,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收复那些孤魂野鬼,但是这组织由于没有资金,所以到目前为止只有13人,但是这13个人都拥有着很不一般的本领,外界也称为鬼警十三鹰。虽说鬼警的职责和捉鬼师有点相似,但是鬼警也是鬼,所以鬼警和捉鬼师之间还是有间隙的,二者之间一般没多大联系!
        
        “不错啊,你竟然知道我是鬼警。”
        
        “鬼警是吧?那就你觉得我这尸蝠章味道怎么样?”
        
        尸蝠章是捉鬼师对付鬼警的为数不多的武器,至少到现在为止我只知道这个,因为尸蝠章很珍贵的,所以一般都不用
        
        “得,我错了,别这样嘛,只是开个玩笑嘛。”
        
        “小语呢?我们捉鬼师这边可不怕你们,我不介意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你很在乎她?”
        
        “别TM废话,快告诉我小语在哪儿”
        
        “唉,什么脾气吗?行了,你也看见了,看他急的满头大汗你应该得到答案了吧,嘿嘿”
        
        突然转变语气,听出了不对,转过身看见了站在我背后的小语。还是那个美丽的小语,但此刻脸上却一片苍白。
        
        一把把小语搂在怀里,此刻心中一块大石头也落下了。
        
        “我没事,还好他救了我。”
        
        “什么叫没事?你看看你的脸色,还说没事,都怪我,我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对不起,对不起。”
        
        打断了小语的话,把小语搂的更紧,好像放开她就会消失一样。
        
        “嘿嘿,你这么着急干嘛?你喜欢我啊?”
        
        赶快把小语松开,并说道:“谁啊。谁喜欢你啊。不是我。”
        
        “喂,这位兄弟,你的脸好红哦!”
        
        也不说话,直接掏出尸蝠章就要向那个鬼警丢去。
        
        “得,只会动粗,我先下楼了,你们聊。”
        
        鬼警走了,看着面前的小语,感觉自己的脸好像好烫。对,好烫。
        
        “不是,那个。我只是怕那个叶伯伯找我麻烦。对。就是这样。没喜欢你,没有。”
        
        “谢谢!”
        
        打断我的话,可小语还是那样看着我。
        
        “额。对了,今天天气好好啊。”
        
        “我们下去吧,那个鬼警找你好像有事。”
        
        “啊。好啊,下去,下去。你确定没事了?你的脸色。"
        
        “没事了,只是刚才被吓到了,一会就好了。”
        
        “恩,走吧。.”不等小语回答,向见鬼一样往楼下逃去。.再不走估计待会在我脸上摸点作料就可以吃了。
        
        
        
        
        
        “还是那么红啊,真没出息。”
        
        一脚踹过去,虽然没踹到,但是鬼警也明白了我的意思,连忙捂着嘴巴,摇着手示意他不说了
        
        “得了,说吧,你有什么事?还有刚才是怎么回事?”
        
        小语也下了楼,怯生生的坐在我的旁边。我也下意识的朝旁边挪了挪。怎么回事啊?感觉怪怪的。
        
        “算了,看那位小姐现在也无法好好讲话了,我来说吧。刚才你刚走,鬼王的鬼就来了,当然,来这儿也是为了这纯阴体。而刚才来的鬼也只是一个小喽啰而已。也不知道鬼王怎么想的,如果是我我就直接自己出手了,毕竟就以你现在的水平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一共来了五个鬼魂,本来我已开始就想出手的,但是这小姑娘竟然干掉了一个。”
        
        转过去看向小语,此刻她的脸上的苍白已经好多了,脸颊上还出现了点点红晕。
        
        “接着说”
        
        “可是你也知道,她没打赢,而且后面出来的那个貌似是个小头目,那样子我看到都差点吓到,所以这也是她被吓到的原因。看她落入下风我就出手帮了她,只是把这房子弄的有点乱。”
        
        。这只是有点?
        
        “恩,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出现在我家里的原因了.....”
        
        “看你说的,好像我是有意图的。好吧,我就告诉你吧,我叫幽蓝,鬼警排行十三,就是最小的一个,你的师傅和我们老大不知道是什么关系,我这次的任务是协助你。鬼王这两年大肆的收罗恶魂、厉鬼,他一定有什么大计划,所以老大叫我来协助你,目的只是想借你们的能力制住鬼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你,比你厉害的捉鬼师比比皆是,但是这是上面的任务我也只有尽力协助你。我们鬼警有着随时随地出现的能力,所以有事我可以帮你。但你也知道,我也只是排十三而已,所以能力有限。”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有事我可以自己解决,你还是回去吧!”
        
        “是吗?那今天的事呢?不会那么快就忘了吧”
        
        “今天是个意外,我会注意的。”
        
        “先别这样说,你不要以为我是自己想来的,我也是有任务的。以后你会知道我的厉害的!”
        
        打断我的话,幽蓝说道。算了,反正多个帮手也好,而且老头子叫来的,应该会有帮助的。
        
        “行了,那你先走吧,有事我再找你。”
        
        “干嘛?赶人啊,我今天来还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帮忙的。”
        
        “哦?什么事?”
        
        “苍茫,出来吧。”说完,又是一阵黑雾。这些鬼警怎么都喜欢在黑雾里出现啊。不过挺酷的,下次我也这样出现,嘻嘻……
        
        想着黑雾已经散去,而出现的却不是想象之中的大鬼。额。像幽蓝一样的鬼。出现的是一个小鬼。对。按照她的样子,应该是十三四岁的样子.....两条马尾辫挂着,前面留着小凤头,头发下面是一张非常卡哇伊的脸,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小嘴嘟着,穿着一套碎花小裙子,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太可爱了,我都差点叫出来了。
        
        “好可爱啊。”
        
        额。这不是我叫的,对,是小语。如果是我那也太丢人了吧。
        
        “这个是什么东西。”
        
        
        
        
        
        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洋娃娃砸中了脑袋。
        
        “小鬼,你想shi啊!”
        
        “你才是东西呢,你乱讲话我让米花姐姐打你”
        
        “什么跟什么啊?米花是谁?爆米花的姐姐?”
        
        “额。”看着我们吵着,幽蓝看口说道:“我来说明一下吧,这个小女孩叫苍茫,这是老大准备培养的第十四个鬼警。苍茫一家已经连续九代当警察了,无论是父系还是母系都是警察,大到总警司,小到巡警没一个例外。但是到他们这一代时,遭到了一个恐怖集团的报复,全家每一个在那次事故中生还。而这小女孩从小就展现了不一般的天赋,6岁开始就跟着她爸爸破了许多案子,所以死后老大也就把她带在了身边。”
        
        “等等。我不是听故事的,你把这小女孩带来还介绍半天是什么意思?难道。”
        
        “恩,就是你想的那样,老大叫我让她跟着你。”
        
        “不行,为什么啊?我这儿又不是孤儿所,不行。.”连忙打断他的话
        
        “这是你家师傅的意思,你要反抗和他说吧,我的任务只是负责带来。好了,我现在有事,先走了。”
        
        “喂。你什么意思啊?这就走了,这小女孩也带走。”
        
        “我说了,我的任务只是负责带来,其他的别找我!”
        
        刚想继续反驳,一旁的小语开口了。“让她留下吧,以后你师父来了问问这是要干嘛,别为难他了。这小妹妹就让我先带着吧”
        
        --行吧,小语开口了那就算了,反正不是我带。这死老头,一天只会找麻烦。就这样,幽蓝走了,我也没拦他。打电话叫来了钟点工想收拾房子,但是那个钟点工看到满屋子的血迹一脸诡异的看着我。没办法,谁叫这儿这么的让人联想到犯罪呢。
        
        看着天渐渐的暗了下来,让钟点工收拾着房子,带着小语出门开着车,向饭店开去。这么晚了,肚子也饿了,总得吃点东西吧。
        
        “唉,小鬼,待会别捣乱啊,不然我收了你。”
        
        “你敢?你打我我就让小语姐姐不理你,哼!”
        
        “呀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你”说着就握着拳头像他挥着。
        
        “啪~”清脆的响声传来手上也伴着一阵生疼。是的。我的手被打了。
        
        “咯咯,臭老头,被打了吧,你活该!”
        
        老头?我很老吗?我今年才23唉,正值豆蔻年华呢。刚想继续逗她,小语就开口了:“行了,你就别欺负她了,她就是一小孩,你还惹她。”
        
        --好吧,我被教训了。这小鬼,等下次老头子来了,一定要让他把这小女孩带回去
        
        一顿家常便饭过后,带着小语和那小鬼回到了事务所。客厅中,一个大姑娘和一个小鬼正在看电视。看动画片。熊来了。这小语会不会被这小鬼带坏了。
        
        “咯。咯咯。咯咯咯。”
        
        “我说小语能不能别笑得那么幼稚?”
        
        “不是我笑啊。是你吗?小茫?”
        
        “我没啊,我笑点可没这么低。”
        
        不对。这不是笑声。这是。对,鬼。
        
        突然,一直断手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呀~”一阵女高音传来。.
        
        “艾玛。奇葩啊。怎么不是掉馅饼吗。怎么是断手啊?”堵住耳朵,把小语护在身后。这么高的音,小语怎么没去练音乐啊。
        
        
        
        
        【作者的话】小鱼的新书《七号灵异事务所》已经正式发布了,这也是小鱼转职后的处女作,第一张对背景的介绍有点罗嗦,但接下来小鱼会带大家走入一个灵异恐怖的小说世界,希望大家会喜欢,请多多支持小鱼的小说,我会努力更新的,新书发布,保持三天一更,如果没课可以一天一更,谢谢读者大大们!
        
        
        
        下一篇:《七号灵异事务所之校园古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