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
        
        我睁开眼睛,发现头一阵阵儿地发胀,嗓子干的冒烟。起身、下床、拉开窗帘,我静静地注视着那条河,试图回忆起三年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那只是徒劳的。每天晚上我都会梦见同一具尸体从那条河上漂下来,它扭动着潮湿腐烂的身体,一边瞪着空洞的眼窝一边朝我爬过来……直到一周前,我在网上浏览网页时不经意打开了一个小小的旅游网站,那条河的照片立刻唤醒了我内心深处的什么,于是我软磨硬泡地拜托父母带我来这里度假。
        
        三年前的一起意外让我失去了出生以来的全部记忆,现在所知的一切都是父母告诉我的,我就像个婴儿般被他们保护起来,这种感觉很不好,毕竟我已经十六岁了。“早上好!”我故作轻松地跟父母打招呼,因为他们看起来满面愁云,“哦,你醒了,快来吃早餐。”母亲避开了我的目光,她的眼睛下边有很明显的黑眼圈。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从我提出要来这儿过暑假的那天起,他们脸上的愁云就没消散过,也许这里有什么不该让我知道的秘密。
        
        早饭后,我来到那条河边,努力回忆着梦中的片段,希望能发现什么。河水混浊湍急,几条翻着白肚的鱼混合着杂物从上游冲下来,我恶心地退到一边,却不小心踩到一块光滑的石头上险些摔倒。“啊!”父母同时发出可怕的尖叫,飞奔过来打量着我:“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没有。你们怎么跟来了?”我甩开父亲扶着我的手问。“哦,我们,我们想来这儿钓鱼。”“钓鱼?”我讥笑道,“这里只能钓垃圾和死鱼,别跟着我,我能照顾好自己,让我自己待会儿。”说完径直向下游走去。
        
        【第三日晚】
        
        我躺在床上,为两天的无果懊恼着,脑袋里空空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心里却有个声音一直呼唤。“滴答!”冰冷的液体刺激着脸上的毛孔,我抬眼向上看去,天花板上有一大块人形的水渍。好像在我思考的时候有人一直贴在天花板上盯着我,这感觉令我毛骨悚然,人又不是壁虎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而且窗户是关着的,见鬼!
        
        我不敢再呆在房间里,起身下楼来到父母的卧室前,刚要伸手敲门却隐约听到隔壁房传来哭声,“你还好吗我的孩子,爸爸妈妈来看你了。”“我们对不起你啊,呜呜呜。”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走过去握住把手,安抚了下紧张的心脏后悄悄打开了门。里面的光线很暗,只能看到父母背对着门跪在一张桌子前,桌子上静静地燃烧着两根蜡烛,摆着一张放大的照片。照片里的人微笑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发毛,因为那是我!!!
        
        我,我死了?!巨大的刺激使我头痛欲裂,一些已经失去的东西像羽化的蝴蝶般破茧而出,三年前我也曾来到这里度假,那时候的河水还很清澈,我钓到许多大鱼很高兴,冲着岸上正在搭帐篷的父母挥手。突然我脚下一滑摔进湍急的河里……啊啊啊!!!我痛苦的抱着头惨叫着,父母闻声冲了出来,“他是谁?!我又是谁?!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瞒着我什么?!告诉我,快告诉我啊!!”
        【第四日】
        
        我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哥哥,我们从小就关系很好,哥哥很聪明而且是运动健将,我却成绩平平并患有眼疾。三年前我们一家来到这儿度假,由于我得意忘形使得哥哥和我一同落水,水不深可是对于身材矮小的我却是致命的。我挣扎着,挣扎着,然后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我……凌晨时分,救援队在下游找到了我们,哥哥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被紧急送往附近的医院,醒来后失去了记忆,医生经过父母的同意后为我的眼部动了手术,换上了哥哥眼睛的一部分,然后他们为了不让我伤心想方设法地瞒着我并处理了有关哥哥的一切东西。我取下左眼的隐形眼镜,看着镜子里那个黑色的瞳孔,父亲递给我一张皱巴巴的照片,里面是真正的全家福。照片里哥哥勾着我的肩头笑得很灿烂,五官与我酷似只是瞳孔不是褐色而是黑色,那黑色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就像个吞噬一切的黑洞。
        
        “现在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不喜欢来这儿了吧。”“当然,妈妈,我恢复了全部的记忆。”“哦,我可怜的孩子。”她紧紧地把我拥入怀里,不知道在为我伤心还是为哥哥。是的,我恢复了全部记忆,有哥哥的也有弟弟的。哥哥一直怨恨着弟弟,因为他的出生抢走了父母对自己的爱,他体弱多病父母自然更关心他一点,哥哥一直盘算着怎样能除掉弟弟。终于,机会来了,那天他故意邀请弟弟去满是滑溜溜石头的河中心钓鱼,那条河不深但很急,足够淹死个子矮小不会游泳的弟弟。果然那个傻瓜失足了,可是却拖着哥哥一起掉入河中,哥哥个子高力气大而且会游泳,很快便抓住一根树枝稳住了身体。
        
        看着弟弟在水中拼命挣扎他想终于要摆脱这个废物了,但弟弟居然朝他游了过来然后抱住他的腰死命往下拖,最后树枝断掉哥哥被拖入水中,兄弟俩在水里扭打起来……弟弟一直想要治好眼睛,可就是等不到适合的眼部组织,一次他偷听到医生跟父母的谈话,说血亲的眼部组织匹配成功率比较高,于是就打起了哥哥的主意。他知道哥哥每天对自己的微笑都是假的,有一天自己可能会死在他手上,于是提议去那条河附近度假给哥哥创造机会下手。他早就学会了游泳而且每天偷偷锻炼身体,早已不再是以前的病秧子。必须弄出一场意外,弟弟这样想着故意拎起装满鱼的水桶挥手,然后拖着哥哥摔进水里,哥哥那个蠢货果然上当了,当他在水中惊慌地想要摆脱弟弟的束缚时已经晚了……
        
        【尾声】
        
        现在,弟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哥哥的眼睛,不过那家伙似乎不甘心就此死去,他的部分灵魂留在了这副躯壳里融入弟弟的灵魂中,所以那副已经死去的臭皮囊才会阴魂不散地引我来这儿找它。我既是哥哥也是弟弟,生前勾心斗角的兄弟死后却再也无法分开,真是讽刺的结局,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