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咔”,一面镜子,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大理石地板上,伴随着刺耳的破裂声,镜片转化为许许多的颗粒物散落一地。像这样的事情,李薇薇不知道已经做了多少次。而此时站在一旁的杜林,依然像往常一样安静的低下身子,默默处理着满地的碎片。躺在床上的李薇薇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更加歇斯底里起来“杜林,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是不是嫌我变丑了?是不是嫌我不能走路了?好,你不说话对吧?说到你心里去了对吧?我成全你,给我滚吧……。”一直表情毫无变化的杜林,此时竟也微微皱了一下眉毛,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起身子,放下手中的活,径直走出了房门。伴随着关门声,杜林又听到了屋内物品落地时发出的破碎声…….。
        
        说起李薇薇,她本来是一个很完美,很幸运的女孩子。生活条件优越,曾是S市芭蕾舞剧团的领舞,人长得也漂亮。他的男朋友,叫做杜林,是w省某银行在s市的区域经理,也是又帅气又有能力。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个可以算得上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典型的郎才女貌。只可惜造化弄人,在两个月前的一个夜晚,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改变了之前的一切。李薇薇在开车下班的途中,与一辆违规行驶的货车撞到了一起。
        
        不幸中的万幸,李薇薇逃过了鬼门关,侥幸活了过来。但却失去了美丽的容颜和行走的能力。这对于正值盛年,并且以舞蹈为职业的李薇薇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自那以后,李薇薇一改往日活泼开朗的性格,开始变的时而沉默不语时而敏感多疑。但杜林对李薇薇的爱并没有随着这些变故而改变,就算是李薇薇经常对他发脾气,就算是他每天都要照顾李薇薇的生活起居,他也从无怨言,因为他爱李薇薇,更确切的说,他怜惜李薇薇,他不敢想象如果李薇薇再失去他,会是什么样子。可是,李薇薇还有一个习惯,却渐渐让杜林吃不消了。那就是,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照镜子,可是照完镜子,又又无法面对自己早已毁掉的容颜,继而将镜子打碎,并大发脾气。两个月以来,李薇薇已经不知道打碎了多少面镜子,可她却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杜林认为这对他们两个人都是一种折磨,但却又不敢劝阻李薇薇,因为这样做的话,又会伤害到她。
        
        杜林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不知不觉自己从刚才出来到现在已经三个多小时了。深夜的冷风徐徐吹来,杜林拉紧了衣服叹了一口气想到:“薇薇应该消气了吧?是时候该回去了。”于是他便快步向家里走去,一般在这个时间,大街上应该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可当他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忽然发现在昏暗的路灯下,竟然还有一个人在摆着地摊,卖着东西。杜林不由心生悲凉“天啊,这个世界的苦命人为什么这么多呢?都已经这么晚了,竟还有人在为生计奔波。”可能是同病相怜的缘故,杜林停下了回家的脚步,转而向那个摊位走去,虽然他不知道那里卖的是什么,但他一定要买一样东西。因为这样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不枉那个商贩深夜的坚持。当杜林走近了那个摊位时才看清,原来卖的都是一些日用品,像毛巾,牙刷,镜子,杯子等。
        
        卖东西的人,是一个六十多岁上下的老头,带着一个鸭舌帽,帽檐被拉的很低,低到无法看到他的眼睛。而在这种深夜光线不足的情况下,杜林此时能看到的也只是老人的嘴了。因为有过之前的想法,杜林想和这位老人聊上几句,增进一下彼此的感情,毕竟是同病相怜的人呀。于是杜林开口道“老人家,这么晚了,还在卖货啊?”那个老人沉默了很久,才答道“是~~~啊”。这声音异常沙哑,就像是我们掐着鼻子在说话一样。最主要的是杜林发现老头说话的时候,嘴好像并没有在动!“他到底是什么人?深更半夜、十字路口!”一股凉意顿时传遍杜林的全身。想到这里,杜林再也不想在这里耽搁片刻了,赶快买一个东西,然后离开!“可是买什么呢?就买镜子吧,反正薇薇早晚会用到”。于是便说“老人家,我要买一个镜子。”老头把镜子递给他,说“4~元~钱”。依然是那种可怕的声音。杜林再也忍受不了了,忙扔下钱,接过镜子,转身就走。这时,背后又传来了老头的恐怖声音“千~万~别~摔~裂~了~镜~子”。杜林哪里敢停下,直接跑回了家!
        回到家后,杜林坐在沙发上依然心有余悸,刚才的那个老头真是太奇怪了。他掏出刚才一直抱在怀里的那面镜子,仔细端详起来。这就是一面普普通通的镜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又想起老头在自己临走时说的话,实在是不明白什么意思,也许就是单纯的提醒自己小心点吧!看来自己太敏感了,也许是自己这两个月来压力太大造成的吧!杜林苦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到李薇薇的房间,发现李薇薇睡得正沉,也就放下心来。自己洗漱了一下,便来到自己的房间也一头扎进了床上,可能是这些日子照顾李薇薇太累了,杜林很快就睡着了。
        
        天才蒙蒙亮,杜林就被一阵巨大的噪声吵醒。他知道一定是李薇薇又发脾气了。他没有犹豫,马上跳下床,跑到了李薇薇的房间,果然,李薇薇正用力的拿着一个不锈钢杯子,猛敲床沿。看到杜林,李薇薇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说道“你睡得好沉啊,怎么?不想管我了?昨晚你又跑到哪去了?是不是去找别的女人了?”“我······。”还未等杜林回答。李薇薇就打断了他的话“好了,不用解释了,解释又有什么用?我一个废人。根本不值得你去留恋!去,拿镜子来吧,我要梳头。”杜林无奈,转身去找镜子。这时,他看到了昨天刚买的那面镜子,于是便拿给了李薇薇。李薇薇接过镜子照了起来,出乎杜林意外的是,李薇薇竟然很满意的照了半天,并没有要摔镜子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杜林心中充满了疑问。便凑过去和李薇薇一起看。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镜子中的李薇薇和现实中的是一模一样的。但李薇薇却很陶醉,仿佛镜子里的自己又回到了曾经,那个标致的美人。
        
        自从李薇薇拿到了镜子,就再也不肯松手了,从早照到晚,饭也不肯吃,觉也不肯睡,像着魔了一样。看着日渐消瘦的李薇薇,杜林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虽然她以前又哭又闹又骂,但那毕竟是个有生气的人啊!那毕竟是李薇薇啊!而现在,她变成了什么样子?再这样下去,薇薇本来虚弱的身体一定会垮的。这都是那面镜子惹的祸!一定是!那个奇怪的的老头!我早就应该想到这里面有问题!想到这里,杜林怒从心生,快步走到李薇薇面前,猛然抢走了镜子,并将镜子摔到了地上。镜子并没有摔碎,只是裂成了一个像十字形一样的,两条裂缝。但出乎杜林意外的不是镜子的结实,而是李薇薇。
        
        李薇薇两眼直直的看着杜林,并且阴阳怪气的说“把镜子给我!不然我死给你看!”杜林定了定神。淡定的取出了一面事先早已准备好的,完整的、普通的镜子,交给她。谁知杜薇薇连看都不看,就一下子敲碎了那面镜子,并拿起一块镜子碎片,对准了自己的脉搏,说“把地上那面镜子给我!否则我真死给你看!”说着便一用力,李薇薇光滑的皮肤上,已经渗出了点点血痕。看到这里,杜林慌神了,忙弯腰捡起那面镜子,交给李薇薇。李薇薇刚一拿到镜子,便又要照自己。谁知,伴随着一声惨叫,李薇薇昏了过去。杜林这时候发现,李薇薇的脸上竟然也出现了与那面诡异镜子一样的十字形裂痕,皮肉翻滚,血液正从这些裂痕中缓缓涌出。此时,杜林终于明白了老头最后说的那句话:千万别摔裂了镜子!